明朝是如何一步步彻底完成削藩的?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明朝削藩的代价非常高昂。从建文帝朱允炆削藩开始,永乐帝朱棣削藩为止。在这期间,大明朝经过几年的血雨腥风,兵祸不断,建文帝丢了皇位,装疯卖傻逃过一劫而逐渐崛起的朱棣荣登大宝,方孝孺这样的读书种子被诛杀,与其说是削藩,不如说是闹剧与惨剧,叔侄之间的各种相爱相杀,比美国大片的情节都精彩。

(朱允炆)

先说说建文帝削藩的背景。

朱元璋把天下留给朱允炆后,燕王、周王、齐王、湘王、代王、泯王互相暗中煽动,朝廷表面平静,内部暗流涌动,朱允炆仅仅凭借是朱标的儿子就能获得皇位,让这些跟朱元璋南征北战的藩王们内心极度不平衡,虽然不敢明面搞事,但暗地里互相倾轧的小绊子还是不少的。对于新登基的朱允炆来说,消除隐患势在必行。

如何消除藩王势大的隐患?朱元璋曾经与朱允炆探讨出可行之法

朱元璋封诸王卫边,与朱允文说:“朕以御虏付诸王,可令边尘不动,贻汝以安”。分封藩王是朱元璋为了稳定边防定下的治国方略,确实收到很好的效果,朱元璋活着绝对可以强势压住各个手握大权的儿子,一旦朱元璋归天,这些藩王很可能各怀心思。朱允炆就提出了相应的问题,他问道:“虏不敬,诸王御之,诸王不靖,孰御之”?朱元璋沉吟良久,反问道:“汝意如何”?朱允炆回答:“以德怀之,以礼制之,不可则削其地,又不可则变置其人,又其甚则举兵伐之”。朱元璋深以为是。

那时候的朱允炆思路非常清晰,削藩的策略也很是高明,与西汉主父偃推恩之策非常相似,削其地,或变置其人,诸王侯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南北对调封地,让藩王更加弱小,如脱水的鱼儿,徒劳挣扎。可惜啊,一个人的出现让朱允炆的削藩之路彻底失败。

这个人就是黄子澄。

这黄子澄削藩的策略与西汉的晁错几乎相同,共同的特点是非常刚猛,不计任何后果与代价,任性而行。

西汉的晁错向景帝献策: “今削之亦反,不削之亦反。 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反迟,祸大,请诸侯之罪过,削其地,收其枝郡”。

黄子澄向建文帝献策:“诸王护卫之兵只能自守,倘若有变,临以六师,无人能挡”。

于是,建文帝在黄子澄的建议下,开始了强势削藩。削齐、湘、代三位亲王,废为庶人,湘王不堪受辱,举家自焚,齐王被软禁在南京,代王被软禁在大同。削岷王,废为庶人,徙漳州。建文帝一年削了五个王,让余下的藩王心慌不已,尤其朱棣更甚。

朱棣是个极有心机之人,为了给自己喘息发育成长的机会,他选择了装疯,怎么装?

蓬头垢面走在大街上跟别人抢东西吃,晚上睡在大街上,大夏天穿着棉袄抱着火炉瑟瑟发抖还让加炭。如果说那时候有奥斯卡奖,朱棣绝对堪称影帝级别,他骗过了监视他的谢贵和张信,更让朱允炆信以为真,还放了他的三个人质儿子。

晁错的谋划导致七国之乱,毫无疑问,朱允炆必然要承受靖难之役。当然,汉景帝与建文帝的结果完全不同,汉景帝靠周亚夫把诸侯强势镇压,建文帝就尴尬了,他几乎没有大将可用,只有擅长防守的老将耿炳文,耿炳文稳扎稳打,虽然有小败,但以全国之力对付偏居一隅的朱棣,靠消耗就能将其磨死,可惜,齐泰和黄子澄推荐李景隆代耿炳文,想一举打垮朱棣,结果欲速则不达,不但没有很快平乱,反而使朱棣不断壮大。李景隆先败于北平,接着在白沟河全线崩溃,最后李景隆开城门投降,让燕军兵不血刃破城。靖难之败让朱允炆的削藩彻底成为浮云,一切烟消云散。

朱允炆削藩失败了,朱棣的削藩之路还在继续

朱棣绝对深知藩王威胁,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人与人之间就怕比较,同样是削藩,朱棣轻描淡写,随手间便将藩王隐患消弭于无形。

高巍曾向建文帝建议的削藩之法:愿益隆亲亲之礼,岁时伏腊使人慰问,贤者下诏褒奖之,骄逸不法者,初犯容之,再犯赦之,三犯不改则告太庙废处之,将北方诸王子弟分封于南,南方诸王子弟分封于北,如此藩王之权不削而自削。朱棣用的策略与高巍曾向建文帝的建议不谋而合。

(朱棣)

朱棣先将建文帝废掉的藩王全部复爵, 并大加赏赐。同时, 朱棣不动声色,将威胁较大的藩王改变封地。藩王脱离了经营已久的地盘和军队,即使谋略在高,用兵再强,也只能虎落平阳。复封后的齐王朱樽,嚣张跋扈,朱棣为了麻痹其他藩王,竟然赐书劝诫,希望齐王“涵养德性”,连续劝诫三次,朱樽依旧不悔改,朱棣便有了口实,下诏削朱樽爵位,废为庶人。接着如出一辙,废除谷王朱槔。岷、代、辽三王也因罪被革去护卫军。宁王朱权从此退出政坛,整日弹琴读书,周王也主动交出军队,其余藩王俯首听命,从此朱棣彻底收回中央权力,藩王隐患彻底消除。

朱棣的手段高明吗?其实并不是。朱允炆也好,朱棣也好,同是皇帝,他们只需要做选择题,去选择大臣所建议的削藩之法。而如何选择,就要看当事人的眼光和韬略。朱允炆弃之不用的计策让朱棣贯彻实施,结果截然不同,也从侧面反映出,两者之间眼界格局的巨大鸿沟。

欢迎点赞、转发、关注,感谢您的阅读!

明朝初年的政治舞台上曾连续上演了两幕削藩话剧,两剧的导演,一是建文帝,一是永乐帝,建文削藩,激成“靖难之变”江山易主;永乐削藩,谈笑之间,众王俯首.同样是削藩,为何结局竟有天壤之别

明太祖为巩固王朝封藩建国

公元1268年,朱元璋在硝烟弥漫中登上皇位,大刀阔斧的进行一系列改革,全面加强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其一,将诸子封藩建国.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老朱是大大失策了,在针对洪武一朝三次大分封中,26个儿子和一个重孙,除朱标立为皇太子,夭折的幼子外,实际分封25位.

洪武三十一年,老朱驾鹤西去,怎么也想不到,给明王朝埋下祸根.

建文帝削藩,江山易主

皇太子朱标本来可以幸运即位,可是偏偏先其父而死,朱标之子朱允文上位,摆在小朱面前的,是各位叔父藩王.

小朱继位后,与兵部尚书齐泰及黄子澄针对诸王“拥重兵,多不法”的状况,一拍即合.

强藩王之首属燕王朱棣,“燕握重兵,且素有大志,当先削之,首削难得成功,只能从那个倒霉弟弟开始,首除周王,禁锢于京师,接着连削湘、齐、代、岷之后,剑指燕王.

然并卵,燕王早已目睹这倒霉侄子的一切,打开58同城,网上招聘各种能人贤士,积极准备起兵,小朱一顿操作之后,终于有了可乘之际,正式起兵,号称“靖难军”.

游戏玩了4个年头,以悲剧而告终.

永乐帝削藩,众王俯首

作为高级玩家,永乐以藩王维护者的高姿态亮相,全部将各个藩王复爵.并一人充值若干点卡作为辛苦费.

但一方面,又不动声色将藩王改变封地,封地改变犹如虎落平阳,龙困浅水,泛不起风浪,潜移默化的解决了藩王对朝廷的威胁.

一些藩王被点卡所迷惑,以为大帝站在他们这边,结果各种富二代的毛病都出来了,大帝一看,卧槽,上钩了,该收网了.

在三次告诫齐王之后,针对齐王的不思悔改,我行我素之外,齐王被废.

第二个是生性残暴,骄肆妄为的谷王,伺机谋变,直接被废为庶人.

第三个因“巫蛊诽谤事”的宁王,不问政治,善终其生.

岷、代、辽三王,因罪被革去护卫,其余的玩家只能俯首听命.遵纪守法.

大帝顺利的解决了藩王威胁中央集权难题,开启了一个高度集权的封建社会.

谢邀请 明朝削藩始于建文帝,到明宣宗宣德皇帝基本完成。建文帝因削藩,导致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自己也落了一个生死不明的下场,此后朱棣以及宣德皇帝继续削藩,明朝诸王威胁中央基本得以减除。

明朝首先削藩开始于建文帝,建文帝为了巩固皇权,与亲信大臣黄子澄,齐泰等人密谋,周王,代王,齐王等先后被废或者被杀,同时对不具有威胁的其他诸王封地也进行了行政改革,使其不准参与文武之事,其结果导致就藩北平的燕王以“清君侧,靖内难”为名,南下攻取南京,建文帝下落不明。

其次是明成祖朱棣,即位之后,整肃违法乱纪的藩王问题,与建文帝不同,一方面朱棣充分展示亲情,对藩王的小毛病不管不问,并且在经济上优待藩王,另一方面,隐形弱化藩王军事力量,将朱元璋分封在长城沿线的攘夷塞王内迁,如宁王朱权徙于南昌,此后代王,周王等先后削去护卫以及官属,齐王,谷王被废为遮人

最后是宣宗皇帝,宣宗即位之后,威胁中央的主要来自在靖难成功的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汉王因谋反,宣宗通过军事行动将汉王诛除,而赵王则是因为有人告发,其向宣宗主动交出护卫。

总结 明朝朱元璋遗留下来的藩王威胁中央的问题经过朱棣以及宣德皇帝将近40年的努力基本得以解决,使得其无力明廷相抗衡。

朱明朝根本没削藩,更谈不工一步步彻底完成削藩。

建文帝朱允炆的削藩,被叔叔朱棣“靖难”了,建文帝自焚而死,他的忠臣,也就是削藩派,被朱棣象宰鸡杀鸭那样,连老幼乡党,杀了个干干净净,白此,朝中,再无人敢再提削藩了。

有人把朱棣把宗藩由牧养改圈养,是削藩。实际上朱棣仅不让宗室拥有军权(实际上还是有部份军权的,否则宁王如何造反?),其它待遇没有改变,王永远带铁帽子,铁帽子永在增加的路上。

朱明崇祯年间,各路农民起义军,开始大规模给朱明朝削藩,剿杀了不少宗贼,但没有彻底成功,只杀了很少的部份。

文|历史学舍

今天便谈谈明朝削蕃那些事

1368年,朱元璋建号大明,在汲取唐宋两朝宗室藩微、帝室孤立而致危难时没有藩王作为屏障的教训后,认为“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明太祖实录》,上位后便大肆分封诸子为藩王,朱元璋共封了二十四子为王。

在朱元璋时期,分封藩王确实对巩固明朝政权起到重要作用,但分封制究其本质终究是离心的,向心力终会越来越弱,这在朱元璋死后便明显体现出来,可谓是给建文帝朱允炆丢了个“烫手山芋”。

明朝的削藩主要讲建文帝朱允炆和明成祖朱棣

01建文帝削藩

1398年,朱元璋嫡长孙朱允炆即位,年号建文。

朱允炆即位后,面对拥以重兵的各藩王,也就是自己的亲叔叔,忧心忡忡,于是和手下黄子澄、齐泰等儒家学士密议削藩。

兵部尚书齐泰建议先削握拥重兵的燕王,由强到弱;而黄子澄建议由弱到强,朱允炆采纳黄子澄建议。

先拿周王朱橚(su)开刀,然后代王朱桂、岷王朱楩(pian)、湘王朱柏、齐王朱榑,而面对能与燕王相抗衡的宁王和辽王,朱允炆逼宁王朱权倒向燕王朱棣,辽王朱植不予重用,燕王趁机笼络其他藩王,发动“靖难之役”,朱允炆不知所踪,朱棣登基,年号永乐。

02永乐皇帝削藩

朱棣深知藩王握拥重兵的威胁,也实行削藩的方针,但朱棣手段相比侄子朱允炆更高明,软硬兼施。

朱棣先把建文帝削藩的周王、代王、岷王、齐王全部封爵,以此示好和表明自己的态度;然后将在边疆的藩王以各种封赏名义调回内地,明为升实际是削除兵权;最后就是通过提高俸禄来换取削减藩王府兵的数量,无兵权便如失去爪牙的老虎,不再构成威胁。

总结:

朱棣虽然也未彻底解决藩王问题,但使藩王丧失了在国家事务中的政治活力,加强了专制集权。

喜欢历史的朋友点波关注,更多历史知识为你呈现。

王朝初建吋,由于根基不牢,对边远地区鞭长莫及,必须分封以制四方,以便迅速控制边疆,汉晋元明清,莫不如是。

但是,待政权巩固后,中央势力足以辐射边疆,这时,这些分封的藩王,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反而由于其割据一方,掌握军政财及人事权,俨然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对中央政权构成威胁。

故在开国初期,往往分封藩王,政权一旦巩固,便要削藩。但是削藩是个技术活,要细水长流,软刀子杀人,润物细无声。建文帝削藩,是个失败的典型,汉武帝的众建诸侯而少其力,极为高明。

朱棣登基后继续削藩。只不过同样的削藩,如果说建文帝是硬性削藩,属于是刚烈的方法。那么朱棣就属于是软刀子杀人了,相当成功。

永乐元年正月,朱棣恢复了被建文帝贬削藩王的地位,“复周王橚、齐王榑、代王桂、岷王朱楩旧封”。毕竟刚刚上位,需要这些兄弟的支持。

皇位巩固后,朱棣将当时掌握兵权的大部分藩王,或削其三护卫,或废为庶人,基本上实现了削藩的目的。

同样削藩,朱棣是没有坐稳皇位的时候,通过复封建文帝朱允炆削的几位藩王,来表达自己的善意,换来兄弟们的支持。

坐稳皇位以后,再通过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削除这些藩王的三护卫,或者干脆将其废为庶人,可以说是相当高明。

但是,明代藩王不降级,所有子孙皆领俸禄,繁衍日盛,及至崇祯时,宗室王爷近二十万人,这些人不事生产,不保卫国家,整天吃喝玩乐,白拿俸禄,还占有量良田,且不交赋税,不服遥役,还欺压百姓,成为国家的毒瘤,并成为明朝灭亡的原因之一。

朱棣上位以后,虽然全盘否定了建文帝朱允炆,但两个人的想法都一样,那就是削藩。只不过同样的削藩,如果说建文帝是硬要削藩,属于是刚烈的方法。那么朱棣就属于是软刀子杀人了,通过软性削藩的方法,是相当成功。

那么朱棣上位以后是怎么削藩的呢?永乐元年正月,朱棣恢复了被建文帝贬削藩王的地位,“复周王橚、齐王榑、代王桂、岷王朱楩旧封”。毕竟刚刚上位,需要这些兄弟的支持,所以表现的很宽厚。当然威胁很大的宁王朱权,朱棣是直接将其徙于南昌。

等到坐稳皇位以后,朱棣就开始进行削藩。首先在永乐元年十一月革去代王桂的三护卫及官属。永乐四年五月削去齐王榑的官属和护卫,八月又将其废为庶人。永乐六年削岷王朱楩的护卫并罢其官属。

永乐十年削辽王朱植护卫。永乐十五年废谷王朱橞为庶人。永乐十九年,朱棣开始对同母弟周王朱橚下手,在朱棣的示意下:朱橚“献还三护卫”。这样,朱棣将当时掌握兵权的大部分藩王,或削其三护卫,或废为庶人,基本上实现了削藩的目的。

同样削藩,朱棣是没有坐稳皇位的时候,通过复封建文帝朱允炆削的几位藩王,来表达自己的善意,换来兄弟们的支持。

坐稳皇位以后,再通过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削除这些藩王的三护卫,或者干脆将其废为庶人,可以说是相当高明。

大明被一记掏心拳灭了!各地勤王为啥不来京?

自朱元璋洪武三年分封诸王,这些王爷成年之后都要就藩,甚至皇帝驾崩都不许进京悼念,比如朱元璋驾崩时朱棣派遣的就是自己的三个儿子去南京,为的就是防止有人在皇帝大行之际起什么歪念头藩王虽然没有机会继承皇位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不过因为朱棣靖难,代宗继位这两件事情,藩王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弱。

今天何以知世讲一讲明代藩王的影响力是如何减弱的,为了好叙述这个故事,我们就以朱元璋的第六子,获封楚王的朱桢一系来讲,因为他们没有参加过靖难,与代宗以及后来继承皇位的嘉靖都没有关系,而且楚王是最早封王的之一,一直到崇祯十六年张献忠攻破武昌才结束,所以比较有代表性。

根据明朝藩王的政治影响力不同我们大致分为三个时期,第一阶段是朱元璋时期、第二阶段是从建文朝到英宗复辟,第三阶段就是自此以后。朱元璋时期

洪武年间藩王的权力是最大的,鉴于明朝开国之后仍然不是很太平,自东北至西北受到北元都对名茶虎视眈眈,而建都南京相距北方六七千里,所以分封藩王“御外侮以藩帝室”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至于分封的详细解释我就不说了,这个问题已经被人写很多次了,有兴趣的可以看我上一篇文章。

这些藩王有很大的影响力,藩辅帝室,义务大自然权力也大。

首先是可以领兵:拥三护卫重兵。

第二在封地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得专制国中。

第三战时可以接管地方镇守军队:遣将征诸路兵。

藩王直接掌握的三卫满额情况下一般是一万六千人,位于北方的宁王、燕王则更多。

而且受封地区也有讲究,如燕王、晋王、秦王皆在边塞对抗蒙古人。即使在内地的也不是随便封的,如楚王被封湖北武昌,武昌居南京上游,顺流而下即可攻打京城南京,南明时期左良玉就曾经这么干过。同时武昌也是当时防范西南的重要军事基地。

在洪武十八年,西南吴面儿作乱,号二十万。楚王便是主动请缨征讨,汤和、周德兴这等大将皆归楚王调遣。“楚护卫兵校六千五百人,会信国公汤和等,号二十万”,此役大获全胜,楚王也得到汤和这等名将赞赏。由此可见,楚王在战时可以掌握二十万兵马,而且藩王也很有治兵之才。

由此可见,受封湖广的楚王是由很大的权力的,地方官员也是唯命是从,可以说是专制国中的。第二阶段建文后,藩王权力极大削弱

朱元璋死后朱允炆继位,建文帝以皇太孙的身份继承皇位,各地藩王大多都是他的叔叔,而且这些人权力大又是带兵好手,建文帝的威望远不及其父,为加强威望巩固帝位,在辅臣的谋划下朱允炆积极削藩。

建文帝的削藩手段太过于激进,动不动就是身死的下场,削藩理由也不充分。如同在湖北的湘王因为被诬告谋反,还没定罪就直接全家自焚,因周王家一十岁小儿言就定谋反大罪,这导致藩王们人人自危。所以他们以燕王为首反抗,比如燕王向宁王“借兵”竟然真的借到了。

燕王攻破扬州建文下罪己诏让天下勤王,但是楚王顺流而下到南京如此之近居然毫无动作,可见各地藩王虽然没有明确的支持朱棣,但是都在暗中支持,所以朱棣才孤军深入孤注一掷,他知道只要打下了南京各地自然有这些藩王帮助自己稳定局势。

朱棣以藩王造反夺得天下,所以他对于藩王尤其警惕,但是也知道不能逼迫过甚,自己就是鲜明的例子。在永乐之初朱棣为了稳固局势对藩王们很好,那些被建文帝削藩的都恢复了爵位,以此笼络人心,但是江山稳固下来了,朱棣就开始着手削藩了。

朱棣自然是聪明的,他不会像朱允炆一样把藩王往死路上逼,比如把那些有权势的藩王从边疆调到内地,如辽王迁湖北,宁王迁南昌,然后再找一些小毛病削减藩王护卫,但是富贵不减,这样藩王也可以接受。

朱棣死后削藩依旧,仁宗在位时间太短就不说了,宣宗即位后,因为汉王朱高煦曾经谋反,所以宣宗对于藩王们同样不放心,比如有人状告楚王意图谋反,请求削楚王护卫,宣宗皇帝说:楚王无过,不可。虽然宣宗这样说,但是楚王还是自己上书请求削两护卫,宣宗同意了。藩王知道了皇帝的态度,许多人纷纷自求削去两护卫。

第三阶段,把封地作为牢笼

土木堡之变以后英宗被俘,朱祁钰被扶上皇位,后来英宗被瓦剌放回,代宗把英宗囚禁起来,英宗的皇后甚至需要亲自做绣品,委托宫人去卖才能维持生活,再后来夺门之变英宗重新登上皇位这两兄弟的恩怨导致更严厉的“藩禁”。

洪武时藩王都是领兵大将,从建文到宣宗藩王都不在能够带兵,护卫也被削减,到了宪宗时期藩王们就不再具有任何军事能力了。

皇帝不允许藩王与勋贵结亲,只能向皇帝一样娶民间女子,宗藩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封地之内,比如楚王一系就绝对不能出武昌城,这不仅仅限制地是亲王,包括下面的郡王、镇国将军等都是如此。

地方官员又有监督之责,把宗藩违法的事情报告给朝廷,比如沉凌王因为带护卫出城捕鱼被严厉训斥,寿昌王出城扫墓没有经过朝廷的允许就被罚了一年禄米。可见封地已经成为了藩王的牢笼。

洪武时期藩王权力甚大,地方几乎完全受藩王节制,建文以后藩王权力逐渐削弱,但主要还是军事力量。到了英宗以后明朝对于藩王的限制更加细致,相当于把藩王囚禁在封地当中。

藩王在洪武时地方官都要拜见,建文后与百吏平交,到了明朝以后则要巴结当朝掌权者了。如张居正回家奔丧藩王出城迎接,让张居正朝南坐,朝廷居然不管不问。天启时楚王为巴结魏忠贤竟出资给他建祠堂,由此可见藩王们已经没有什么政治影响了。

明朝越来越严厉的藩禁政策虽然去除了尾大不掉的隐患,但坏处同样是很明显的。虽然对于宗室多有禁令,但只要不牵涉政治这些人就不会有事。宗室们不能从事士农工商也不允许离城,他们啥事都没有只能贪于享乐,热衷于美女、美食、宫殿,只能危害一方。

建文后的削藩违反了朱元璋分封的本意,拱卫中央的作用彻底失去,使得明末农民起义时藩王们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只能给起义军提供钱粮,这是朱元璋想不到的。

大明王朝从未完成削藩,建文帝强势削藩导致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夺了帝位。朱棣以后逐步收缴了藩王的一些权力,让藩王成了大明王朝的重负。

明太祖朱元璋在位时,将皇子们分封到各个腹地和要塞,为的就是保护大明的江山稳固,当时的各个藩王地位极高。这些藩王不仅拥有自己的王府和军队,大臣见到也要叩拜。尤其是驻守北平的燕王朱棣,拥有十万大军,时刻提防蒙古人,军中大将都受其节制,同时因功绩卓著,使得朱棣地位独尊。

藩王的雄厚实力,朱元璋也有所顾虑,所以规定藩王之能在属地就藩,不允许私下来往。就算进京,一次也只能一位藩王进京,只有藩王离开京城,另一位藩王才能启程。这些措施为的就是避免藩王勾结,导致对皇帝的威胁。

建文帝即位以后,开始推行削藩,在齐泰、黄子澄等亲信大臣的谋划下,从实力最弱的开始下手。公元1398年,削周王,公元1399年,削齐、湘、代、岷四位藩王,废为庶人,建文帝的削藩彻底激化了矛盾。

公元1399年七月,燕王朱棣在姚广孝等人的谋划下,以“清君侧、靖国难”的名义起事,史称“靖难之役”。四年之后,朱棣攻入南京,登上帝位,朱棣即明成祖。

明成祖即位以后,也深知藩王权力过大,特别是兵权,严重威胁了皇权。于是随后开始调整削藩,手绘兵权,藩王只能享受封地的赋税,不允许私自练兵。另外则继续推行朱元璋的策略,藩王只能呆在封地,不允许私自来往,这样就彻底降低了藩王的威胁。

不过藩王仍然骄奢淫逸,明末福王朱常洵在洛阳所修的王府,花费白银二十八万两,朱常洵就藩时,还得到万历帝上等良田四万顷。但朱常洵依然不满足,他在洛阳与民争利,百姓有了灾荒,却舍不得拿出钱来赈济。

由此可见,藩王从始至终都是大明王朝的巨大负担,也是明朝灭亡的因素之一。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