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文龙的作用有多大?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首先回答问题,毛文龙的作用很大。有他在,东江镇可以牵制后金,并保住了朝鲜、蒙古作为盟友的可能,再加上辽西宁远军,实际上后金是在四线作战。

崇祯二年袁崇焕矫诏杀死毛文龙之后,因为东江镇势大,袁将其分为四镇,不久后又合成两镇。袁崇焕死后,东江镇归孙承宗节制,但因缺乏强有力将领统帅,几年中发生了三次内斗,势力受到严重影响。

崇祯四年,孙元化任登莱巡抚,认为登州兵少,让东江镇的一半军马驻扎在登州。同年皇太极发动大凌河之战,朝廷命孙元化的兵马前去救援,东江镇在山东的李九成、孔有德帅部出征,走到吴桥镇发送吴桥兵变,回军进攻登州,城内耿仲明作为内应,登州失陷,城内火炮、炮兵部队和海船全部落入孔有德手中。朝廷派兵前去平叛,双方僵持到崇祯五年二月,随后孔有德、耿仲明走海路逃离,李九成之前死于莱州之围,他的儿子随孔有德逃走,登州之围解。

在孔有德占据登州的时候,东江镇半数兵马纷纷响应兵变,皮岛又发生叛乱,叛军抓获了总兵黄龙,后被尚可喜营救。尚带兵平定辽东诸岛异动,前往旅顺伏击孔有德,大胜,李九成子和孔有德从子死,捕获叛军家眷数千人。

但即使如此,孔有德、耿仲明仍带领叛军11000人,连体火炮、海船,以及成建制的炮兵部队、海战部队投降后金。皇太极出沈阳十里迎接,封孔有德、耿仲明为王。孔有德建议后金进攻旅顺,一战杀掉东江镇总兵黄龙,尚可喜投降,与孔有德、耿仲明并称三顺王,东江镇就此消亡。

东江镇的消亡,不仅意味着朝鲜失去屏障,彻底沦为后金属国,更因为孔有德的叛变,带给了后金大量火器,改变了之后的战争进程,大大加快了后金统一全国的步伐。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袁崇焕擅杀毛文龙开始的。在毛文龙督东江镇的时候,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都是毛文龙的义子,都姓毛,比如孔有德叫毛永诗等等,都对毛文龙忠心耿耿,毛文龙也自信可以把控他们。

对毛文龙的评价,明朝一方的人普遍认为他功劳不显、作用不大,但却飞扬跋扈、不服节制。清朝一方却认为毛文龙死得冤,但是对他的评价倒也不都很高。比如努尔哈赤讥讽毛是“看守难逃之人”,乾隆也说毛“剽悍不驯”。

毛文龙跟后金私通款曲一事,可能有,可能没有。但投降后金,多半是没有什么根据的。不过,他剽悍跋扈这一点,则似乎无论明朝一方还是清朝一方都是认同的。袁崇焕杀毛文龙,多半不是因为毛通敌,而是因为毛不听话。

“奴酋入犯(宁远),文龙全不知觉,牵制安在,辄敢言功!”

————————明·天启帝圣旨,《明熹宗实录》卷68。

“毛文龙悬据海上,靡饷冒功,朝命频违,节制不受,近复提兵进登,索饷要挟,跋扈叵测,且通夷有迹,犄角无资,掣肘兼碍!”

————————明·崇祯帝圣旨,《明清史料》甲编册8,原件藏台北中研院。

“岛帅毛文龙悬军海上,开镇有年,动以牵制为名,案验全无事实。剿降献捷,欺诳朝廷;器甲刍粮,蠹耗军国。屡捧移镇明旨,肆慢罔闻;奏进招降伪书,辞旨骄悖。现且刚愎自用。胆势滋长,弹劾口口,节制不受,近乃布署夷汉多兵,泛舟进登,声言索饷,雄行跋扈,显著逆形!”

————————明·崇祯帝圣旨,《崇祯长编》卷23。

“(毛文龙)厚南卫之毒,寒朝鲜之胆,夺西河之气,乱三方并进之本,误专遣联络之成算,目为奇捷,乃奇祸耳!”

————————明·辽东经略熊廷弼,《明熹宗实录》卷14。

“文龙实不能制奴也”

————————明·蓟辽督师孙承宗,《督师纪略》卷4。

“生文龙,国不幸!用文龙,朝廷不幸!”

————————明·右都督何可纲,《崇祯遗录》。

“毛文龙十大罪:

专阃海外八年,糜费钱粮无算,今日言“恢复”,明日言“捣巢”,试问所“恢”者何地?所“捣”者谁巢?凤凰城、汤跕等处,若有一人守侯,不致铁山陷失之惨,罪一;

设文龙于海外,原为牵制不敢西向也,数次过河,屡犯宁锦,全不知觉,牵制安在?罪二;

东偏接境朝鲜,辅车相依,乃日以采参、掘金大肆扰害,鲜寔不堪,致生擕贰,罪三;

铁山既失,鲜半入敌,伤残属国,失律殒师,罪四;

难民来归,冐充兵数,或任填沟壑,或仍罹锋镝,掩败为功,罪五;

皮岛孤悬海中,非用武之地,去岁与内臣合谋,请饷百万,竭民膏血,以填苦海,罪六;

零星收降,捏报献俘,假造谩书,欺诳朝廷,罪七;

私通粟帛,易敌参貂,藉是苞苴,为安身之窟,罪八;

通?接济,事出权宜,坑货至百余万,怨声载道,死亡相继,罪九;

岛中辽民,总凑应点,不满三万,欲冐皇赏,册开十五万,从前侵克钱粮,不计其数,罪十;

至如奉旨移镇,竟若罔闻,奉旨回话,绝无应答,煌煌天语,视如弁髦,此等滔天之罪尚可容于尧舜之世哉!

更有异者,文龙近以漂风为名,突至登州夏家疃上岸,续到多舡,见在登莱沿海窥探,不知意欲何为?”

————————明·右都督山东总兵杨国栋,《崇祯长编》卷12。

“有谓各岛兵数自旅顺口三山岛,男妇二万兵数仅三分之一,有当军者六七年不见一文钱,更不知连年火药铳等物置于何地耶!”

“有谓坑骗客商货本百万,致含冤绝岛不记其数,稍触其怒捏做奸细竟行杀戮者!”

“故智将动有成算,勇将所向无敌,未有翱翔海上八年,未复一城一池而可以言智;敌来深慝穷岛,敌去仍言牵制而可以言勇!”

————————明·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崇祯新政纪略》卷1。

“(毛文龙)再至莱登则有可异焉,舳舮相望,精甲耀日。”

“(毛文龙)又放兵四掠,啸聚芒砀,驰骤淄墨。”

“臣,登莱人也,毛文龙两至登郡,暗窥形势,登莱将有不测之忧,幸督师谈笑诛之,以绝后患。”

————————明·江西道御史毛九华,《崇祯长编》卷25。

“文龙僻处海岛,去女真远甚;揜袭战功,以罔当宁。恐羽书不合,故急邸报耳。掩饰支吾,久当自败。”

“毛文龙以幺魔小卒,焉可上比鄂王!”

————————明·张岱,《石匮书后集》卷11。

“(毛文龙)渐骄恣,所上事多浮夸,索饷又过多,朝论多疑而厌之者。以其身权重兵,又居海岛中,莫能难也。”

“崇焕斩文龙,上亦甚喜之,褒谕倍至,不嫌其矫诏。”

————————明·夏允彝,《幸存录》卷上。

“东江偏隅果足慑建虏之魄乎?曰:非也!”

“其言牵制,非也,鞭长不及马腹也。东江之师,非荒忽苑在,胡马久蹴之,同铁山尽矣。”

————————明·谈迁,《国榷》卷90。

“辽民苦虐于北,时欲窜归中朝,归路甚艰,百计疾走,数日方抵关,文龙必掩杀之,以充虏报功,是其大恶!”

“上以文龙骄悖,命崇焕安心任事,且嘉谕之。”

————————清·计六奇,《明季北略》卷4、5。

“文龙与禽兽无异!”

————————朝鲜·国王李倧,《朝鲜仁祖王实录》卷19。

“(和议)岂可与看守南逃之人(毛文龙)议之!”

————————清·努尔哈赤,《满文老档》太祖档册72。

“明宁远巡抚袁崇焕以文龙与我国私通,杀之。”

————————清·《清太宗文皇帝实录》卷4。

“毛帅受朝廷委寄,赐便宜甚重,一旦书生奉政府意,出片言立死军前。”

————————清·尚可喜,《平南王元功垂范》卷3。

“将军死以冤,而其事竟白如胆日!”

————————清·孔有德、毛奇龄,《毛总戎墓志铭》。

“毛文龙虽慓悍不驯,初未显然跋扈。”

“崇焕辄行诱杀,其专擅之罪较张浚杀曲端为更甚!”

————————清·乾隆帝御批,《御批历代通鉴辑览》卷114。

“毛氏开府东江,辟草莱,固边圉,牵制山海,厥功至伟。袁崇焕矫诏杀之,乃自坏长城!”

“文龙沉冤,终明之世,未尝一日白!”

————————满洲国·罗振玉,《东江遗事》跋。

毛文龙,东江军镇的开创者,天启元年,率197勇士沿辽东沿海袭击后金,收复沿海岛屿,后撤退到皮岛。

皮岛在鸭绿江口以东,深入大海,东西15里,南北10里,寸草不生。毛文龙在这里招兵开荒,把皮岛建成了一个军镇,毛文龙也因此高升,天启六年,授总兵官,赐尚方宝剑,左都督,官居一品。

皮岛地理位置很重要,距后金海路80里,背靠朝鲜,当时朝鲜是大明藩属国,所以,当后金军队南下时,毛文龙军可骚扰袭击后金大本营,所以后金不敢大举南下。

当袁崇焕矫1629年矫诏杀了毛文龙以后,后金无后顾之忧,不到半年,皇太极大军绕道逼进北京,把崇祯惊了一身冷汗。

毛文龙死后,皮岛一片散沙,后来手下大将孔有德、耿仲明降清,成了反明的主要力量。

随着毛文龙被杀,袁崇焕自己也因此被株连,第二年八月被凌迟,加速了明朝灭亡。

毛文龙在与后金的战争中战功累累,但为人骄横且贪欲心强,被袁崇焕矫诏所杀,最后也成为斩杀袁崇焕的一条重罪。所以说古时一个朝代的覆灭总有各种不合理的因素所构成,今天我们来说毛文龙该不该杀呢?

从毛文龙所进行的战斗来看,首先振江大捷,在取得振江大捷后,使后金急为震惊,并在后续战斗中使后金蒙受重大损失被迫撤兵。

其后收复金州和旅顺使得辽南数百里重归明朝,并在收复旅顺后加强海域管理对后金完成了海上封锁。使后金粮食等方面急剧紧缺。

为了牵制后金毛文龙亲率大军直捣后金重镇赫图阿拉。取得了牛毛寨大捷。

毛文龙领导的东江雄镇成为了屹立在敌后方得坚固堡垒。使得后金无法对辽西和大明本土展开有效进攻。可以说牵制了后金大部分兵力,迫使后金不停的与袁崇焕和毛文龙展开角逐杀。

在毛文龙开镇东江八年时间里,派遣了大量人员到后金刺探情报,扰乱军心,使明王朝和袁崇焕对后金有一定的了解和作战企图。

最后毛文龙被袁崇焕以不听节制等理由所斩杀,如果毛文龙不死后金想在东北搞定明军,难度要大很多。由于毛文龙的死使这支部队顿时群龙无首战斗力大幅下降。

所以后来努尔哈赤在攻打京城的时候就没有很大的后顾之忧。

明朝末年,东江镇毛文龙在抗清过程中的作用如下:毛文龙是明末歼灭后金军数量最多的军事统帅,被誉为“海上长城”,是后金的心腹之患。毛文龙在东江镇战役中展示出过人谋略和军事实力,在辽东战场屡战屡败、人心惶惶之际给予辽东军士极大的士气提升,同时也给朝廷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天启三年,收复金州、旅顺、望海堡、红嘴堡,九月,率部攻打后金故都赫图阿拉的外围要塞,先后取得大捷,十月,再命张盘收复复州、永宁;天启四年七月,取得“分水岭大捷”。天启五年一月,派部将林茂春收复旋城、传铁峪城;天启七年,后金皇太极即位,为解除心腹之患,派遣贝勒阿敏、济尔哈朗等率大军攻打毛文龙和朝鲜,史称“丁卯之役”;毛文龙“五战而五胜”,重创后金担任进攻主力的镶蓝旗;崇祯元年十月,说服后金大将刘兴祚归正,派部将耿仲明、曲承恩等悬师千里,深入后金要塞萨尔浒,“斩级三千,擒生六十九人”,大胜而归。

镇江大捷

  天启元年(1621年),毛文龙受辽东巡抚王化贞之命,率领毛承禄、尤景和、王辅、陈忠等一百九十七名勇士,深入敌后,先收复了猪岛、海洋岛、长山岛、广鹿岛等二千余里沿海岛屿,擒绑后金守岛军官胡可宾、任光先、何国用等人。七月十四日,侦得镇江(今辽宁省丹东市)后金主力去双山抄杀不肯降后金的百姓,城中空虚,遂与生员王一宁商议,以镇江中军陈良策为内应,率一百余人夜袭镇江,擒后金游击佟养真(清帝康熙姥爷)及其子佟丰年、其侄佟松年等,随派陈忠等袭双山,擒斩后金游击缪一真等,史称“镇江大捷”。此战后,宽奠、汤站、险山等城堡相继归降毛文龙,一时间“数百里之内,望风归附[4]”,“归顺之民,绳绳而来[5]”,使得全辽震动,引起后金方面的极大恐慌。 “镇江大捷”是明军与后金作战以来的首胜,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心。朝廷因此对毛文龙破格提拔,升为副总兵。辽东经略王在晋评价此战说:“毛文龙收复镇江,擒缚叛贼,四卫震动,人心响应。报闻之日,缙绅庆于朝,庶民庆于野。自清、抚失陷以来,费千百万金钱,萃十数万兵力,不能擒其一贼。此一捷也,真为空谷之音,闻之而喜可知也。[2]”内阁首辅叶向高将毛文龙比作历史上的孤胆英雄班超、耿龚,他说:“毛文龙收复镇江,人情踊跃,而或恐其寡弱难支,轻举取败,此亦老长考虑。但用兵之道,贵在出奇,班超以三十六人定西域,耿恭以百人守疏勒,皆奇功也……今幸有毛文龙,此举稍得兵家用奇用寡之法。[6]”御史董其昌则评价说:“毛文龙以二百人夺镇江,擒逆贼,献之阙下,不费国家一把铁、一束草、一斗粮。立此奇功,真奇侠绝伦,可以寄边事者!如此胆略,夫岂易得?使今有三文龙,奴可掳,辽可复,永芳、养性可坐缚而衅之鼓下矣。[2]”

  开镇东江

  毛文龙率领一百多人取得“镇江大捷”之后,后金方面极为震惊,即遣大军反扑。毛文龙兵少难支,一度退入朝鲜。朝鲜节度使郑遵、朴烨引后金军包围毛文龙于林畔,双方进行了激烈战斗,“一日七战,杀伤相当[3]”,明军将领丁文礼、吕世举等牺牲,后金军也蒙受了很大损失,被迫撤兵。 林畔之战后,毛文龙以皮岛、铁山及宽叆山区为根据地,招募辽东难民,以老弱者屯种,精壮者为兵,从无到有,逐渐发展成一支海外劲旅。天启二年(1622年)六月,明廷正式任命毛文龙为平辽将军总兵官,挂征虏前将军印,开镇东江。 东江镇建立后,毛文龙一面招抚因战火而流离失所的辽东百姓,前后接济安置百万余人。一面遣将四出,不断深入后金腹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逐渐成为后金心腹大患。后金官员称:“毛文龙之患,当速灭耳!文龙一日不灭,则奸叛一日不息,良民一日不宁。” 对于东江镇的作用,辽东经略王在晋认为:“今有毛文龙在焉,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者也。《兵法》:‘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凭鸭绿之险,居隔江之近,文龙得其所矣。奴欲长驱而肘腋之间有虿毒焉,奴一动而毒发,屡攻之而不能去其毒,其天意留之以制奴之死命者乎?……奴之畏文龙甚也![2]”东林名臣陈良训则认为:“今日所恃海外长城者,非毛文龙者乎?[7]” 天启皇帝曾下诏书给毛文龙,肯定了东江镇的作用。他说:“念尔海外孤军,尤关犄角,数年以来,奴未大创,然亦屡经挫衄,实尔设奇制胜之功,朕甚嘉焉。兹特赐敕谕,尔其益鼓忠义,悉殚方略,广侦精间,先事伐谋,多方牵制,使奴狼顾而不敢西向,惟尔是赖。[2]”

  收复金州和旅顺

  天启三年(1623年)夏季,努尔哈赤下令屠戮后金占领区内的辽民。为了解救百姓,毛文龙遣军四出攻打后金:命朱家龙从千家庄进军,命王辅从凤凰城进军,命易承惠从满浦进军,复遣大将张盘,率部从麻洋岛登岸,相机规取金州、旅顺一带。自统八千马步精锐,从镇江、汤站一路进击,予以策应。 张盘上岸后,他按照毛文龙所布置的方略,将解救百姓作为首要任务,用战船将金州一带幸存的辽东百姓接渡到安全的地方,先后接济“男妇老幼共计四千名[5]”,这些虎口余生的百姓,以青壮年居多,苦大仇深,纷纷要求参军攻打后金。张盘见民心可用,遂将这些壮丁编成队伍,共计有三十五队。七月初二日,张盘率领兵民合编的队伍,攻打金州,一举而下,并缴获后金军火器“大小炮铳一千零十四位,硝磺连药五百六十斤,大小铅炮子七千三百零二个。[2]”,随后,又乘胜收复了辽东半岛南端的要塞旅顺,以及望海堡和红嘴堡,使得辽南数百里之土地,重归于明朝。 毛文龙遣将收复金州和旅顺等地,开辟了辽东战场的新局面。使得登莱、旅顺、皮岛、宽叆连为一线,解除了后金所占领的旅顺对山东半岛的军事威胁,令明朝的二千里海疆得到巩固,并完成了对后金的海上封锁,加重了后金统治区内粮食紧张的局面。

  牛毛寨大捷

  天启三年(1623年)九月,毛文龙布置在后金统治区的细作飞报,努尔哈赤准备西征攻打山海关一线。为了牵制后金,毛文龙亲统三万大军,直捣后金故都赫图阿拉,以攻其必救。后金在赫图阿拉以南的崇山峻岭之中,设有董骨寨、牛毛寨、阎王寨三座要塞,深沟高垒,易守难攻,是其起家时的根本。九月十三日,毛文龙率部攻克董骨寨,激战至十六日,占领牛毛寨、阎王寨,将后金守敌全部消灭。十七日,后金军反攻,想夺回三寨,毛文龙设伏以待,将后金军包了饺子,大获全胜。努尔哈赤闻得后方生变,不得不放弃西征打算,率四万大军来救。考虑到孤军深入,师老兵疲,而牵制努尔哈赤的战略目标已经完成,毛文龙遂决定主动撤出战斗。 “牛毛寨大捷”之后不久,毛文龙又再次重创后金军,取得了“乌鸡关大捷”。 两次大捷,明军“先后共斩首级七百二十六颗,生擒活夷十四名,夷妇五名……据有札付符验,一并验确。[2]”按明朝以首级为实功,实际歼敌数往往远多于斩首数,著名的“宁远之战”明军仅仅“上首俘二百六十有九[7]”,“宁锦大捷”更是“斩获无几”、“止有丁自雄于马上斩一级[2]”,而毛文龙此二次大捷,数倍过之,尤为难得。 当时的辽东督师孙承宗在“牛毛寨大捷”之后,欣喜异常,上奏称赞说:“臣接平辽总兵毛文龙呈解屡获首虏,随行关外道袁崇焕逐一查验三次,首级三百七十一颗,俱系真正壮夷,当阵生擒虏贼四名,俱系真正鞑虏。差令中军官集将士于衙门外,三炮三爵。臣时在宁远,适春赏夷人,虎酋等部俱到。特令各官解其首虏,经各赏夷部落,乃抵宁远。不独风示边人,抑亦见天下尚有杀贼之人,贼自有可灭之日!一时人心,殊觉感动。因念文龙以孤剑临豺狼之穴,飘泊于风涛波浪之中,力能结属国,总离人,且屯且战,以屡挫枭贼,且其志欲从臣之请,牵其尾,捣其巢,世人巽懦观望,惴惴于自守不能者,独以为可擒也,真足以激发天下英雄之义胆,顿令缩项敛足者愧死无地矣。[8]”

  收复复州和永宁

  天启三年(1623年)十月初五,毛文龙复命张盘收复复州和永宁。当时,后金复州驻军横行无忌,四处掳掠百姓。张盘利用辽民对后金军的痛恨,乘夜袭城,大破之。后金不甘心失败,调集了更多的军队反击,张盘于城中设伏,再次大败后金军,“斩获无数”,后金军“器械、铳炮俱掷弃而奔。[2]”天启四年(1624年)正月初三,后金利用海水结冻,以万余骑兵绕袭旅顺,想报上次失败之仇。张盘死守城池,火药用尽,犹坚守不降。后金军无计可施,遣使议和,张盘立斩于军前,复于旅顺城外设埋伏,大败后金军。后金军只得撤走。

  对辽西战场的支援

  毛文龙所领导的东江雄镇,成为屹立在敌人后方的坚固堡垒,使得后金无法对辽西和大明本土展开有效进攻,即便有所行动也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撤走。关内万家生灵的安宁幸福,皆赖于东江镇的存在。故而当时有人写诗称赞毛文龙说:“手挽东隅半壁安,漂流百战虏烽阑。” 如天启五年正月,努尔哈赤率兵进攻宁远。毛文龙即派部将林茂春、王辅率军进攻海州,派部将杜贵、曲承恩直入沈阳,并且行动极为迅速,“东兵之进而捣沈阳以覆其巢,攻海州以遏其归者,已先奴一日而发,亦綦神速矣[5]”。努尔哈赤在宁远城下仅仅呆了两天(正月二十六日——正月二十七日),就不得不还救根本。 袁崇焕也曾经上奏说:“孰知毛文龙径袭辽阳,故旋兵相应。使非毛帅捣虚,锦宁又受敌矣。[2]”对此,兵部尚书王在晋曾说:“‘毛文龙径袭辽阳,故旋兵相应,宁锦之围解,文龙与有力焉。’此出于崇焕之自陈,剧称其牵制之功,则文龙何可杀耶?文龙杀而虏直犯京城,明知而故悖之,崇焕之祸其真自取矣![2]”充分肯定了毛文龙的存在,是大明边防的重要保障,毛文龙一死,后金便可长驱直入京师。 毛文龙在时,后金对明朝军事行都很短暂,也不敢走远。而毛文龙被杀后,后金欣喜异常,弹冠相庆,史载“清主大喜,置酒高会[9]”,后金首领皇太极立刻起倾国之兵入关直扑北京,史称“己巳之变”。此后一直到明朝灭亡,后金(清)时常直犯中原,如入无人之境,保定、济南、兖州、高阳、固安、良乡等许多城市被屠城,数百万百姓遭到掳掠,这时候人们才意识到毛文龙的作用,但为时已晚。 《三朝辽事实录》无比沉痛地评价道:“崇焕得信心行事,中奴之诱,先杀毛文龙除奴肘腋之患。己巳,虏遂从蓟镇深入薄都城,舍山海而以蓟、宣为屡犯之孔道。向使崇焕不使吊通奴,西夷必不叛,夷不叛则西路不可行,不杀岛帅,则奴顾巢穴必不敢长驱而入犯![2]”

  丁卯之役

  天启七年(1627年)初,后金首领皇太极一面派遣方金纳为首的九人代表团,前往宁远与当时的辽东巡抚袁崇焕议和,以疑惑明朝方面。一面派镶蓝旗旗主阿敏、镶白旗旗主阿济格、镶红旗旗主岳托,贝勒济尔哈朗、杜度、硕托,总兵李永芳等人率大军攻打东江镇,以解决心腹之患。对于后金的出兵人数,袁崇焕说有十万:“闻奴兵十万掠鲜、十万居守。[7]”朝鲜认为毛文龙必败,为自保倒向后金,向后金大军提供朝鲜服装“引贼俱换丽帽丽服[5]”,冒充朝鲜军围攻铁山。铁山都司毛有俊等率千余名守军与后金大军血战,战至最后一卒,无人肯降,毛有俊拔刀自刎,壮烈殉国。 随后,后金铁骑乘冬季冰坚,进攻与铁山仅三里之隔的云从岛。毛文龙率部英勇反击,派部将毛有见、尤景和等逆袭后金军。双方在冰面上展开激烈战斗。东江健儿面对武器、装备和人数都占绝对优势的后金军,毫无惧色,浴血奋战,双方互有杀伤,后金军强攻多日,始终不能前进一步。后金主帅阿敏见部队伤亡太大,占不到半点便宜,遂迁怒于朝鲜人,转而进攻朝鲜义州和安州,攻破城池,大开杀戒。得手后,又率大军移向朝鲜首都王京,准备灭掉朝鲜称王,朝鲜国王李倧一面仓皇出逃,一面遣使向明朝和毛文龙请罪,说导敌不是自己的主意,而是臣子所为,请求援救。 天启皇帝认为朝鲜虽然协助后金,但不应该计较属国的过错,才是天朝气量。于是下诏给毛文龙,要求毛文龙不计前嫌,出兵援朝。他说:“奴兵东袭毛帅,锐气未伤,深慰朕怀。丽人导奴入境,固自作孽,但属国不支,折而入奴,奴势益张,亦非吾利。还速谕毛帅相机应援,无怀宿嫌,致误大计。[2]” 毛文龙接到诏书以后,不顾自身粮饷短缺,毅然率部进入朝鲜,反击后金大军。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中,东江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每日“拉死尸为食[5]”,仍在毛文龙的激励下,顽强作战。双方在宣州、晏庭、车辇、义州等地反复拉锯,而随着天气逐渐转暖,战事逐渐向有利东江军的方面转变。随着河水、海水的解冻,东江军逐渐依靠朝鲜境内的大小河流,把以骑兵为主的后金困住,多次重创敌军,“三战三捷,困奴于银杏江[7]”,随于千家庄、瓶山一带与后金主力展开决战,“文龙自率兵出,大战,杀固山三、牛鹿八人,斩六千余级。[3]”阿敏不得不放弃在朝鲜称王的打算,“杀出一条血路回到本土[10]”,东江军取得了战役的最后胜利。 “丁卯之役”使得拥有数万骄兵悍将的镶蓝旗精锐丧尽,即使休整两年也未恢复元气,其余参战后金军也多有损失。是为明军与后金交战以来,所取得的最重大胜利,而这又是在明军极为艰苦的环境下所取得的,更加可贵。对此,登来巡抚李嵩评价说:“奴以十万之众蹂躏东江,毛文龙乃能于狂烽正炽之际,奋敌忾迅……毛帅之功于是不可著乎![7]”、继任者孙国祯(收复澎湖列岛的民族英雄)也认为:“臣看得毛帅孤悬绝岛,远泊水乡,溟雾胡风,侵肌扑面,寒烟冷月,泣昼怜宵。七年正月以来,五战而五胜,谛观宣州、车辇、义州西门、龙山诸役,皆令人舌咋心惊,色飞神动。然义州西门之捷,独雄而奇,盖其俘获者皆名酋,今之系纽而献者,此也。宣州诸路之捷,又险而奇,盖毛帅亲中二矢,不为少动。自五、六年以来,大小几近百战,积俘至四百七十有零,抢获器械、马匹累百,近日续报者不与焉。[2]” “丁卯之役”是万历壬辰之役以来,大明雄师又一次帮助朝鲜免于亡国的军事行动。参战明军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绝境下,全凭一念忠赤,一腔热血,以死尸为食,衣无寸缕地战斗在冰天雪地中!设伏出奇,力挫强敌,在华夏儿女抵御外侮的史册中,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 “职惟知尽忠报国,绝不肯偷身自免![5]”——东江主帅毛文龙战时如是说,他亲冒矢石,身中数箭,犹死战不退!在毛文龙的激励下,东江健儿人人奋勇,与后金军舍身搏斗,鲜血染尽三千里江山。就连在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都向欧洲人介绍说:“此次战役之激烈为中国所未曾见。[10]”,并说:“抗拒鞑靼人最有力的要数英勇盖世的大将毛文龙。[10]” 朝鲜史料则认为是朝鲜民间的义军打败了后金大军,毛文龙坐困穷岛,毫无作为。

  萨尔浒大捷

  崇祯元年(1628年)九月,皇太极因“丁卯之役”不胜,复派和硕贝勒莽古尔泰、贝勒济尔哈朗、副总兵刘兴祚等率2万大军进攻东江,被毛文龙击败,“降者二千人[9]”,刘兴祚率400骑兵于阵上投诚,成为后金立国以来,归正明朝的最高级别将领,引起后金方面的极大震动。 刘兴祚归正以后,向毛文龙献计:其兄弟亲族等人都在萨尔浒城中,可约为内应,袭而破之。萨尔浒位于后金大后方,是屯积粮草之所。毛文龙即遣大将耿仲明、曲承恩等,率军千里奔袭,昼伏夜行,遇到后金哨兵,即行掩杀,于十月初八日抵达萨尔浒城下,派细作入城,暗通城中刘兴祚之弟刘兴贤、刘兴治等,里应外合,一举攻破城池。耿仲明等入城后,对城中八旗军民,大开杀戒,“斩级三千,擒生六十九人[3]”,与刘氏兄弟等胜利还师。 后金叛明以来,攻取明朝城池,大多依靠细作内应,入城之后往往屠城。至东江军“萨尔浒大捷”,则反而以内应攻破后金要塞,屠城以归。

  对后金的反间

  毛文龙开镇东江八年间,派遣了大量人员到后金统治地区刺探情报,扰乱人心,鼓舞辽民反抗,“将军之细作,时达辽沈,飞书遍投[11]”,使得后金方面“疑惧益甚,凛凛终日,日惟追杀毛兵奸细[11]”,甚至专门制定了法律,对于“毛文龙所遣来之奸细[12]”检举者重赏,包庇者严惩。 毛文龙还常投书于后金官员、将领,又故意泄露之,以造成后金的猜忌、杀戮,借敌之手以灭敌。史载后金“大帅名阿骨者,极骁勇,善用兵……毛将军用间以离之,奴竟杀阿骨。[11]”天启三年十二月,毛文龙再次“因疑用疑,使其自相鱼肉[5]”,用反间计除去后金大将柯汝栋、戴一位。 崇祯元年,皇太极因“丁卯之役”不胜,遣使往东江议和。毛文龙将计就计,要皇太极派重要官员来谈判。他为了剖明心迹,将通书奏明朝廷,“谨将其求款原文投递辅臣[5]”,并奏陈自己的诱敌之计是“放还来鞑,诱彼要人。[5]”皇太极果然上当,派遣“汗之爱将[13]”固山额真可可及三名牛录往东江,毛文龙即将来人绑送京师。皇太极闻讯气急败坏,致书毛文龙大骂:“以虚言诱致差人几名,有何好处?[14]”此后,毛文龙又多次以归顺后金为饵,挑逗、诱骗皇太极派遣使臣,但皇太极都不再回信。后金使者也对朝鲜人说:“与毛相通果有之,而非与贵国以信相和,彼欲觇我也。[13]”说明后金终于意识到了毛文龙的欺骗。 毛文龙的用间手段,使得后金方面寝食难安,手足相残,努尔哈赤、皇太极两代首领都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展现了非凡的才智与谋略。 满学会会长阎崇年老师则认为毛文龙与后金书信往来,是真通敌卖国,被袁崇焕斩是死有余辜。

姜曰广活了六十六岁,与史可法、高弘图并称“南中三贤相”。一家三十余口跳塘殉国,是明末历史上值得一说的人物。

今天只讲他一生三件大事。

第一件,准确判断毛文龙的作用。

我们都知道,毛文龙被袁崇焕以不听节制等理由杀了。后来袁崇焕的一条罪名就是擅杀大将。还有很多人认为,如果毛文龙不死,后金兵想在东北搞定明军,难度要大得多。

在毛文龙死前三年,天启六年(1626),姜曰广出使朝鲜,奉旨到皮岛调查情况。回京之后,他上书先知自己了解到的情况——

他说,毛文龙确实是豪杰。率两百人入镇江,最终变成十万之众。但若让他跟后金在野外对阵,别说我不信他能赢,就是毛文龙,也没那个自信。但如果养一支精锐部队,设伏用间,出其不意,必定使后金有所顾忌。所以朝廷应该认清毛文龙那里的形势,既不能使他的作用无法发挥,也“不致孤倚文龙,以困而覆之矣”。

一句话,不能不要他,也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一人身上。

这无疑是很有见地的。

第二件,他跟马士英的冲突。

福王朱由崧即位,弘光朝廷建立,姜曰广任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后加太子太保。他跟史可法等人本来是想拥立潞王的,马士英为了权力,利用此点攻击姜曰广。年岁已高,不愿再趟这滩浑水的姜曰广,请求退休。回乡之前,朝会之上,他说,“臣触忤权奸,自分万死,上恩宽大,犹许归田。臣归后,愿陛下以国事为重。”

马士英也不是吃素的,反唇相讥,如果我是权奸,你就是老贼。

朱由崧见状,立马打圆场,说你们都是我的好大臣,别吵了。

退朝之后,两人还吵了一架才散。

第三件,起兵反清

三年之后的永历二年,因为清廷未给的官未达到降将金声桓的要求,他在江西反清归明。当时,已经辞官数年、闲居家中的姜曰广被金声桓请出来作盟主,以他的名气号召各路豪杰反清。

金声桓以及之后广东李成栋的反正,使得南明恢复两省之地,形势一度大好。然因南明内部纷争不断,最终金声桓据守的赣州城被攻破,姜曰广一家三十余口自沉池塘,壮烈殉国。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