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宗杀了岳飞以后,金国为什么不趁机南下?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金国不是没进攻,而是没打过宋朝。

岳飞被冤杀于1142年,自靖康之变起,宋金双方已经开战15年了。

宋朝实际上是休克死亡的,被金军成功实施了斩首战术。虽然首都沦陷,二帝北狩,但是宋朝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的基本盘还在。宋军以江南以根据地,逐步恢复军事和经济,终于稳固了前线,涌现了以岳飞为首的中兴四名将,军队战斗力得到很大的提升。在很多战场上,宋军的表现都可圈可点。比如韩世忠的以8000水军围困金军“黄天荡大捷”,比如岳飞收复襄阳六郡等等。

与此同时,金军的战斗力在急剧下滑。金兵人少,完颜阿骨打初起兵时只有1500骑兵,后来笼络了很多渤海人也只勉强凑够了不到1万人的军队。这期间,金国的军队,属于特种部队,单兵作战实力超群。因为人少,对后勤的压力也不是很大。军队行动迅速,战略机动性很强——北宋被打懵,就与此有关。

(特种兵:金兀术)

灭亡了辽国后,金人签发了契丹人从军,军队人数开始变多了。后来金人又占领了河北、山西等地,占领的地区更大,就需要更多的人来驻防,军队人数开始大量扩张,开始逐渐向中原传统的义务兵役制(拉壮丁)转型。岳飞曾在太湖一带击败过南侵的金兵,捉到了24名野女真,800名汉儿。宋高宗将24名女真人砍头祭奠宗庙,800名汉儿各打了五十军棍,然后放生了。这就可以看出来金军队伍的组成了。

岳飞进军汴京,在朱仙镇大破金兀术的“铁浮屠”,以致于以后数年间,金军精锐不能恢复。金兀术依赖的,也就只有15000人左右的重甲骑兵。其中有3000名“铁浮屠”。

朱仙镇大捷前,金兀术就曾哀叹:以往我们无往不利,宋朝军队闻风而逃。现在我们士兵战斗力越来越差,而宋军的战斗力却越来越强——所幸,南朝未知也!

1135年-1147年,金国南线战事稍微轻松时,蒙古人也时常侵略金国北境,对金国的都城——上京产生了很大的威胁。因此金国的精锐主力都调往北疆,围剿蒙古。在南线,金人就立了伪齐来应对宋军的反击。后来伪齐的战斗力实在不像话,金军才又来到南线。此时,金人已经南北两线作战了。

(伪齐皇帝——刘豫)

所以,此时的国际形势,实际上是对宋军有利的。宋军及时开展了北伐,也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战果,尤其是岳飞,在朱仙镇取得了击破“铁浮屠”的战绩。在此之前,宋军有歌谣:

金有粘没喝,我有宗留守;彼有金兀术,我有岳爷爷;金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

对金军“铁浮屠”毫无办法的宋军,击破了金人“铁浮屠”不可战胜的神话。

宋军的战斗力此时,是超过了金军的。

不过,长期以来的败战,以及宫廷政治的阴谋,让建炎年间的北伐,功亏一篑。中原父老拉着岳飞的马,请求留下。岳飞说:

十年之功,毁于一旦。

话本还曾有十二道金牌催促岳飞班师的桥段,更显悲情。

经此一战,金军已知宋军实力,短期内宋军战力已不可轻易战胜,金军顿消亡宋之念。金军借用十多年形成的军事威慑,逼迫宋朝冤杀了岳飞。

岳飞虽然去世了,但是岳家军还在。中兴四大名将,除了岳飞,还有其他三人健在。宋军的实力没有受到多大打击,只是主战派遭到了打击。

(主战派:岳飞)

此后,金国开始逐渐向传统的中原王朝转型,军队人数膨胀,注重农耕。而此时南宋,正是宋孝宗当朝,南宋的实力有所增长,孝宗有北伐恢复之志,但是结果却是惨败,此后孝宗朝再也没有北伐之举动了。金国与南宋的实力变得旗鼓相当,形成了对峙局面。

金国在经过了惨烈的皇族政变后,进入了金世宗时期,经济、军事、文化开始逐步恢复和发展,俨然成为了中原传统王朝。南宋此时也在孟拱、王坚等名将的主持下,完善了四川、襄阳、淮南三个防御体系。

所以,并非是金人不南侵,而是金人的实力不济,而宋朝又有足够的实力可以自保。岳飞存在,宋军的北伐恢复之功会更盛;岳飞被冤杀,宋军自保也绰绰有余。可见,当时的南宋君臣,是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

或者,对于当时的南宋朝廷而言,自保有余,即是达到的最好的战略目标了。

谢邀!

岳飞在前线频频告捷之时,被赵构以“十二道金牌”催回,后来被投降派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举国同殇,而秦桧此举更是让天下老百姓愤恨不已。

但是,岳飞死后金国并没有趁机灭了大宋,原因何在?

第一,大宋还有很多优秀的将领!

虽然岳飞死了以后,金国少了很大的一个阻碍,同时大宋少了一个对金国的主力战将,也不能不说是大宋的一个损失。但是相比而言,大宋的人才储备还是很有深度,还有很多优秀的将领,能够抵抗金国的入侵。

像南宋“中兴四将”除了岳飞还有韩世忠,刘光世,张俊,以及刘琪,孟宏等等,特别是老将韩世忠更是老当益壮,奔走在抗金的一线,这些优秀的将领也传承了岳飞的精神,精忠报国,抵挡了金国的南下威胁!

在岳飞死去不到20年,完颜亮大举南侵,被虞允文直接打退,最后发生兵变,完颜亮也在兵变中被杀。

第二,金国和南宋签订了和平协议!

绍兴十一年十一月,南宋和金国签订的《绍兴和议》,这个“投降条约”的签订也是建立岳飞在前线多次告捷的基础上,但协议是在岳飞被害以后,秦桧一力坚持下才得以生效!

协议规定:宋金两国以淮水-大散关为界,大宋割让被岳飞收复的唐州、邓州以及商州、秦州的大半,每年向金进贡白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

这样导致金国和大宋南北对峙,结束长达十余年的战争状态,宋金两国维持了将近20年的和平。但这也让大宋更加偏安一隅,委曲求全,逐步磨灭了收复北方的雄心壮志。

第三,双方战争金国主力也损失惨重!

公元1140年,金国撕毁合约,金兀术分兵四路大举进犯,与岳飞在郾城遭遇,爆发“郾城之战”,岳飞大败金兀术。

此战异常凶险煎熬,金兀术发动发动精锐骑兵一万五千多骑,后续十多万陆续开来。双方鏖战。此战岳家军猛将杨再兴勇猛异常,遍体鳞伤仍战斗不止。

《宋史.杨再兴传》记载: “飞败金人于郾城,兀术怒,合龙虎大王、盖天大王及韩常兵逼之。飞遣子云当敌,鏖战数十合,敌不支。再兴以单骑入其军,擒兀术不获,手杀数百人而还。”

而后,金兀术使出绝招,催动“拐子马”和挂“重铠全装”的“铁浮图”军投入战斗,随后,岳飞命令士兵只砍马腿,大破“铁浮图”,杀的金兵尸横片野,让金兀术的精锐骑兵部队元气大伤,长久都难以恢复元气,这给金国沉重打击,让金国多年都没有缓过神。

第四,金国还没有灭亡宋国的国力!

其实岳飞没死之前,南宋比金国稍弱,但在岳飞被害以后,军事实力双方差不多,毕竟岳飞大挫了金国的元气,而经济实力就完全一边倒,大宋强太多,不缺钱。

所以在后来的“采石矶一战”,虞允文大破完颜亮,让金军再也没有南侵的实力了。

大宋失去了岳飞,更多的是失去了“恢复河山”的志气,再也没有北伐的想法和行动,而失去岳飞,大宋还有偏安一隅的实力,所以,金国并没有大肆进犯!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

岳飞死于公元1142年,史书上谓之千古奇冤。历来都以为赵构是在自毁长城,后人更是对直接下手的秦桧唾骂不遗余力。

可以说,南宋失去岳飞,比丢去一州一郡更为深痛。

那么,金国为何不趁着岳飞被杀后,消灭南宋呢?

首先,南宋虽深痛失之岳飞,也还有“中兴四大名将”之三在世。在面对金国的攻势上,却还是有着还有之力的。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岳飞死的时候,金国并没有马上就能灭掉南宋的实力。且不说早前在岳飞等人的联手攻势之下节节失利的惨重损失,金人本就没有那个底蕴来一个蛇吞象。完颜阿骨打起兵反抗辽之压迫的时候才多少兵?手上最是直系的精锐,最多时不过是一两万。而南宋疆域较之北宋虽然更少,但在经济上却是更有了建树,所辖之地堪称人多势众。

此时的南宋并不比金国弱,蒙古灭金仅用23年,而灭南宋却用了整整56年!南宋是全世界抵御蒙古铁骑时间最长的国家!

公元1142年岳飞遇害时,距离宋金开战过去整整15年,两国军队的战斗力对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金国那些曾经吞辽破宋的开国名将,早已死得干干净净,曾经的百战精兵,也早已战损衰老,不复当年之勇,只剩下个一个屡败屡战的完颜宗弼(金兀术),四处奔波救火,被南宋众多“中兴名将”各种残虐。

金国太师、梁王:完颜宗弼(兀术)【壮年】

即使没了岳飞,其余的南宋名将,韩世忠、吴玠、吴璘、刘锜……这位兀术老兄如果想撕毁合约,南下攻宋,同样一个都打不过。

公元1127年,金军攻克开封,灭亡北宋后,那批金国开国时战术能力卓绝的熊虎之将,在连续破大国、克名城的短暂辉煌后,一个接一个地在无休止的酗酒和纵欲下,暴卒而死。

魏王完颜宗望,1127年死,郑王完颜斡鲁,1128年死,鲁王完颜闍母,1129年死,辽王完颜斜也,1130年死,诜王完颜娄室,1130年死,潞王完颜宗辅,1135年死,秦王完颜宗翰,1137年死……

连同他们麾下的女真虎贲之军,在中原花花世界也早都酥软了骨头,再不复曾经的血勇胆气。

金军人员构成也因此了发生巨大变化,随着不断战损和日益扩充,女真人只剩下少数,被其裹挟南下的契丹人、渤海人、鞑靼人同样不多,反而签发的汉人壮丁、收编的汉人盗匪,逐渐为金军主力。因此,金军战斗力直线下滑,再不复此前纵横北中国所向无敌的威风。

而南宋的新一代优秀将领如岳飞、韩世忠、吴玠、吴璘、刘锜等诸人,都在对金战争中完全成长起来,令金军连连受挫,遭遇此前不可想象的惨败。

黄天荡之战:韩世忠水师八千人,将完颜宗弼水陆十万大军,困扼整整48日,虽败犹荣。

和尚原之战:吴玠、吴璘兄弟精选三千弓弩手,步兵数千人,大破完颜宗弼十余万大军,俘虏金军将官三百人,甲士八百人,杀伤敌军不计其数。

顺昌之战:刘锜统帅“八字军”一万八千人,大破完颜宗弼十余万大军,包括后来的天顺帝(海陵王)完颜亮和金世宗完颜雍在内,打垮金军精锐“铁浮屠”,斩首金军五千,伤敌一万,杀敌战马三千匹。

郾城之战:岳飞以骑兵八千,步兵七千人,大败完颜宗弼十余万大军(其中骑兵一万五千),以骑破骑,打垮金军精锐“铁浮屠”和“拐子马”,抢夺战马二百余匹,并在之后连续数战,累积歼灭金军万人。

小商河血战:杨再兴以三百游骑,死战完颜宗弼十二万大军,杀其将官百人,士卒二千余人。

颍昌之战:岳飞以三万宋军,大破完颜宗弼十三万大军(其中骑兵三万),斩杀金军五千余人,俘敌二千余人,获战马三千匹。

柘皋之战:宋将刘錡(两万人)、杨沂中(三万人)、王德(八万人),合计十三万人马,大破完颜宗弼十余万大军,并以长斧队万余人,打垮金军精锐“拐子马”。

……

金国真正的开国宿将,不是见了阎王,便是再无早年刚勇,只想留在上京会宁府老家,安享从中原掠夺来的珍宝财帛、红颜佳丽。

因此只剩下完颜宗弼这么个败仗大王、带着“龙虎大王”完颜合达、“啼哭郎君”完颜撒离喝、“金牌郎君”完颜昂这几个哼哈之将,常携十余万兵,东奔西走,来回救火,屡败屡战。甚至连许多伪齐的汉奸将领、收编的土豪盗匪,如郦琼、赵荣、孔彦舟之流,也摇身一变,成为统带上万、数万兵马的金国大将。

也正因金国早已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完颜宗弼虽然屡战屡败,被戏称为"大宋名将制造机",以一己之力,成就了岳飞、韩世忠、吴玠、吴璘、刘锜等诸人的功业,却非但没有被罢职丢权,依然是金国不得不倚仗的护国柱石。

金国太师、梁王:完颜宗弼(兀术)【青年】

而南宋众将中,岳飞毫无疑问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人。只因为这些将领擅长防御战者多,擅长进攻战者唯有岳飞;擅长以步兵弩兵克骑者多,擅长以骑兵克骑兵者唯有岳飞;擅长战术指挥者多,具有布局天下的战略眼光的也唯有岳飞。

——所以,金军会由衷恐惧称岳飞为“岳爷爷”,会感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公元1140年,当顺昌之战、郾城之战、颍昌之战等战役连场大胜后,宋军已经对完颜宗弼率领的金军主力,连续造成毁灭性打击,汴京故都克复,河北河东义军峰起,周边的西夏、高丽等国,以及草原上的鞑靼部落,全都在观望风色,对金国虎视眈眈。

因此,金国朝廷才会打算尽弃燕山以南的中原地区,席卷珍宝,逃回老家。(【虏震惧丧魄,燕之珍器重宝,悉徙以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

可惜如此大好局面,却因南宋皇帝赵构的“恐金症”早已病入膏肓,十二道金牌强令各路宋军退兵,更令岳飞仰天悲叹:【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所得诸郡,一朝全休! 社稷江山,难以中兴! 乾坤世界,无由再复!

完颜宗弼侥幸渡过危机,回军扫灭后方的汉人义军,接着马不停蹄地发动新一轮南下攻势,正为以战迫和,打的就是针对赵构畏金如虎、一心苟安心态的心理战。

完颜宗弼通过内应秦桧传话,勒逼赵构杀害岳飞,【必杀飞,始言和!】(要想实现宋金和议,就必须先杀岳飞!),

赵构从早年出使金营起,就患上了根深蒂固的“恐金症”,即使是他的亲生母亲和几个年幼女儿,以及无数血亲姊妹,在被金军俘虏后都沦为军妓,在金人胯下饱受屈辱。她们的悲惨境遇也同样激不起此人半点血性。

因此,赵构在完颜宗弼的恐吓下,在奸臣秦桧的怂恿下,竟甘愿自毁长城,杀害岳飞,更签订身为华夏天子却向蛮夷称臣的《绍兴和议》,表示从此“既蒙恩造,许备籓方,世世子孙,谨守臣节”,从此每向“大金上国”上书必言【臣构言】!

宋高宗:赵构

赵构:【臣构言,今来画疆,合以淮水中流为界,西有唐、邓州割属上国。自邓州西四十里并南四十里为界,属邓州。其四十里外并西南尽属光化军,为弊邑沿边州城。既蒙恩造,许备籓方,世世子孙,谨守臣节。每年皇帝生辰并正旦,遣使称贺不绝。岁贡银、绢二十五万两、匹,自壬戌年为首,每春季差人般送至泗州交纳。有渝此盟,明神是殛,坠命亡氏,踣其国家。臣今既进誓表,伏望上国蚤降誓诏,庶使弊邑永有凭焉。】

达成和议前的最后一场大战即柘皋之战,在南宋充其量只算二流将领的杨沂中和王德,居然还击败了完颜宗弼十余万大军,大破了他的王牌部队“拐子马”,足以证明金国根本没有任何撕毁和约、南下灭宋的能力。

这也愈加说明了昏君赵构的怯懦无耻:此时南宋王朝明明处于实力最占优势的时期,他却定要杀害岳飞、清洗朝堂主战派,屈膝求和、对金国称臣纳贡,实为国家之耻,万民之辱,徒然留下千古骂名,遗臭万年!

金国靠着虚张声势和恐吓,度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统治危机,正要抓紧这宝贵的喘息之机,从容消化双方此前长期拉锯战的河南、关中、山东、淮北等地区,同时将自己尚且十分原始的政权结构加以优化革新,自然也不会立刻南下。

当敌人励精图治、枕戈待旦时,赵构和秦桧这对昏君奸臣却一边狼狈为奸,一边彼此争权夺利,一边迫害忠良,败坏军制、荒废武备,令宋军战力急剧下降,朝中良将或老、或废、或病、或死。

经过二十年休战,等到金国将秦岭淮河以北地区充分消化后,便悍然撕毁和约,由其皇帝完颜亮亲率六十万大军、兵分四路大举南征了。

金国天德皇帝:完颜亮

完颜亮【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豪言,更是对自毁柱石、屈膝软骨的赵构的最好嘲讽,以至于赵构听得金军南侵,竟多次在朝堂上公然大哭。或许在他看来「为什么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为什么牺牲了全部的颜面和尊严,竟然还是求不得和平!」

赵构绝望之余,甚至一度下令解散南宋政府,集体逃奔海上。前线宋军主帅刘錡早被闲置多年,重病缠身,难以指挥,只能呕血忧愤,更不复当年顺昌大战时的意气风发。

幸有岳飞旧部李宝将军,唐岛海战率三千水勇以寡击众,桐油引火焚尽敌船,聚歼金军七万水师,创造了古代世界海战史上的奇迹战绩。

幸有一介书生虞允文奋身疾呼鼓舞士气,采石之战统两万宋军,力阻金军四十万大军过江。

南宋名臣:虞允文

金军锐气已挫,重臣完颜雍又在后方反叛,自立为帝。因此,完颜亮被刺杀于军中,金国大军遂缓缓北撤。南宋这场从杀害岳飞、割地称臣就埋下祸根的亡国危局,才被侥幸化解。

伟人曾云:【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确是至理名言。

大丈夫做人的道理,像赵构这种从生理上到心理上都如同太监的人,是怎么也不会明白的。

南宋高宗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杀害了。对南宋与金国签定的条约,未有障碍了。金兀术虽然带兵侵略中原,其时,他也是一位民族豪杰,岳飞死后,他也感到惋惜,没有对手感觉无趣!南宋与金国都满足了自己的愿望!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金国为何同意跟南宋朝廷议和,并最终签订绍兴条约。其实金国同意议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金国已无力再战。自1127年金国攻破北宋都城,灭北宋占中原后,金国与宋国就开始了长达15年的混战,金国国内早已怨声载道,再加上金国与西夏、高丽等国也时常发生战争,显然金国已无力再负担如此频繁的对外战争。

同时随着南宋逐渐在江南站稳了脚跟,再加上岳飞、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刘錡、吴阶等南宋军队已形成强大的战斗力,所以此时的金国早已不能再向对付北宋那样的轻松。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1140年,金国名将完颜宗望、完颜宗辅、完颜宗翰都已相继去世。再加上在1139年金熙宗又以谋反罪诛杀了完颜宗磐、完颜宗隽等大将,及解除了完颜昌的兵权(后被完颜宗弼所杀)。

此时的金国能够与南宋的将领们匹敌的就只剩下完颜宗弼一人而已。但是完颜宗弼这位金国此时唯一拿的出手的将领却又接连被南宋的将领所打败。先是在顺昌之战中被刘錡的八字军所败,后又在郾城之战和颍昌之战被岳飞的岳家军所败。所以此时的金国精锐可谓是损失惨重,金国历经数次之败早已有了退却之心。

其实本来早在1137年金熙宗皇帝就打算听从金国内部主和派领袖完颜昌的建议与南宋议和。但是由于主战派完颜宗弼的干涉,所以最终没有成功,而后随着主和派完颜昌的被杀,与南宋议和就更别奢望了。但是自主战派的完颜宗弼在多次大战中被南宋打败,而后金国内部又矛盾重重,最终金熙宗就又想起了要与南宋议和的事情。

1141年金国在经过数战被击败的情况下,开始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反而开始频频对赵构示好。金国皇帝先将死去的宋徽宗的爵位由昏德公改追封为天水郡王,后又将宋钦宗的重昏侯改为天水郡公。但是这场大好的局面,却最终让赵构和秦桧等主和派的人所破坏。

南宋最终在可战而不战的情况下,在赵构剥夺了韩世忠、岳飞、刘錡、杨沂中等主战派的兵权后,南宋至此无力再战。后最终南宋与金国在10月达成了议和,并签订《绍兴和议》。而这就是为什么金国同意与南宋议和的真相。

后南宋虽然自毁长城,杀掉了岳飞,又解除了韩世忠、刘錡等主战派的军权。但此时的金国依然无法再对南宋产生毁灭性的伤害。究其原因在于南宋在自毁长城,金国同样也在自毁长城。其实早在1135年金国太宗皇帝去世,金熙宗继位后,金国朝廷上的内讧就屡见不鲜,而也正是因为金国内部的争斗,最终才给了初期的南宋一个喘息的时间。

金国自熙宗皇帝登基后,整个朝堂就分为主战派和主和派两个派系。主战派以完颜宗弼为首,主和派则以完颜宗磐、完颜宗隽和完颜昌为首。前期由于主和派的三人牢牢控制住了金国的朝政大权,所以金国一度希望以归还河南、陕西等地与南宋,然后达成议和。

但是后期由于完颜宗磐、完颜宗隽等人专权乱政,导致让金熙宗很愤怒,最终在经过无数次的争斗后,完颜宗隽、完颜宗磐被杀,完颜昌被解除兵权,后又被以与宋国私通的借口杀害。但是原本金熙宗以为干掉了他们就可以重掌朝中大权,不过没成想主和派被打压,主战派又起来,最后朝中大权又被完颜宗弼掌控。

而完颜宗弼掌控金国大权后,就开始了对金国官场的血洗。先是左丞相完颜希尹被杀,后田钰、奚毅等重臣也被清洗,自此整个金国大权就被完颜宗弼所掌控。而后作为金国的皇帝金熙宗因为权力长期被夺,后虽然夺回权力,但是却开始彻底变得的堕落,他开始滥杀无辜,朝中的那些宗室如完颜元、完颜查刺、完颜特思、完颜阿楞以及阿楞弟完颜挞楞等相继被杀,所以此时的金国上下早已人心惶惶。

最终在1150年被右丞相海陵王完颜亮所杀,完颜亮自立为帝。而完颜亮自立为帝后为保证自己的帝位能够稳固,他开始对太宗一脉的子嗣采取赶尽杀绝的策略,完颜卞、完颜宗哲、完颜京、完颜宗雅、完颜宗义等太宗子孙相继被杀,太宗绝嗣。而后为了更进一步的掌控全国的权力,完颜撒离喝、完颜宗本、完颜宗美、完颜宗懿、完颜秉德等完颜亮认为对其有威胁的重臣也相继被杀。

也就是在完颜亮这样近乎疯狂的杀戮下,金国有能力的宗室与大将几乎被屠戮殆尽。而金国各地也因完颜亮残暴的统治下,开到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开始了造反之路。先是在西北的契丹族叛变,而后金国的宗室远在东京辽阳府的完颜雍自立为帝。所以此时的金国内部可谓是矛盾重重,各地起义接连不断,就这样的金国又哪有能力再去进攻南宋呢?

而后衰落的金国虽然在完颜亮死后,被金世宗拉回到了中兴,但是无奈的是完颜亮对金国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了。而这段时期,虽然金国又开始与南宋发生了几场大战,但是金国已无力再对南宋产生太大的威胁,而且曾经南宋向金国称臣的地位,也变成了两国互为平等。

金世宗之后,金章宗前期虽然继承了其爷爷的国策,此时的金国的确也在稳步的提升国力。但是正当金国有望回归巅峰的时候,却因金章宗晚年宠信元妃和李氏外戚的缘故,再加上后期各种各样的自然灾难,如黄河泛滥等,金国的国力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又再一次的极速下降。而后因金国国力的衰退,曾经被金国牢牢压制住的蒙古部落开始有了崛起地位意思,金国也被搞的是焦头烂额的,所以此时也就更没有灭亡南宋的实力。

而自金章宗之后,随着蒙古成吉思汗的崛起,金国就再也没有进攻南宋的心思。此时的金国无时无刻不再承受着蒙古的威胁,南宋不进攻它都已经算是阿弥陀佛了,金国又哪有精力去对付南宋呢?章宗之后的金国唯一的目标就是抵御蒙古对其领土的蚕食,对于南宋它大都采用的都是守势,只要南宋不进攻就万事大吉。

当时金宋的实力对比是金强宋弱,北伐是不现实的,即使岳飞不死也注定会徒劳无功。但凭借长江天险,赵构守住南宋半壁江山还是有把握的。而且金国军队不适应在山川纵横河流密布的南方作战,所以在双方都无力进攻的情况下达成了和平,这和所谓的协定是没有关系的。战争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的,协定也只能约束弱势的一方!如果岳飞的死给了金国机会,相信他们是不会客气的。

说句不该说的话,我认为岳飞的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有利于巩固江防的,岳家军的防区在今天的江西安徴一带,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而岳飞热衷北伐,经常擅离防区北上游击,导致防务空虚,出现漏洞,影响了赵构的整体战略部署,给南宋政权造成了一定危险因素,这应该也是杀他的原因之一吧!

还有就是,我一直认为军人是应该以服成命令为天职,小局服务大局,不管多漂亮的口号都不能成为擅离防区的借口,把阵地战打成运动战也是可以理解为避实就虚的机会主义的!所以,岳飞之后江防其实比以前更稳固了!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答: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宋高宗君臣遵照金国“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也”的“指示”,将民族英雄岳飞“赐死”于南宋大理寺后。金国那边的反应,却并非如许多“历史票友”们想象的那样要“趁机南下”,相反是一片摆酒庆贺,连呼“和议(绍兴和议)自此坚矣!”次年三月,金使抵达临安,正式“册封”赵构为“宋朝皇帝”,开始认真履行“绍兴和议”。

当年如狼似虎南下的金国,怎么岳飞元帅一死,就突然变得如此“讲信用”“爱和平”,连“趁机南下”的念头都没了?如此奇景,第一个原因,就如南宋史学家李心传的一声痛惜:“可见金人势穷力竭之实!”看上去依然凶神恶煞的金国,其实早就外强中干,根本就打不动了。

其实,早在建炎四年(1130),当金国在宋金战场上正占尽优势时,岳飞“老对手”金兀术的老上级,亦是昔日金军统帅的金国名将完颜杲,就在其《临终遗行府四帅书》里,预言了金国接下来的“悲观”态势:金国能灭北宋,能压制南宋,关键是因为南宋统治者太怂,一旦南宋缓过这口气,“任贤用众,大举北来”,那将是“复故土如反掌”。金国根本顶不住。

而到了绍兴十年(1140)岳飞北伐时,当年完颜杲的哀叹,就在一一应验:在郾城等地遭到岳家军暴揍的金军,别说整军反扑,连“签军”都签不来几个兵。金兀术麾下的乌陵思谋、韩常等人都不肯再战,就等着岳家军打来就投降。金兀术也哀叹“未有如今日屦见挫衄”。被扣押在金军军营的南宋外交家洪皓,也亲笔记录了金军“岳帅之来,此间震恐”的景象,就连金军储存在燕京的珍宝物资,也被大量北运,完全就是“跑路”的节奏。

看过这些“跑路”活剧,也就可以理解,接下来手拿宋高宗“班师诏”含恨南撤的岳飞元帅,那一声“臣十年之力,废于一旦!非臣不称职,权臣秦桧实误陛下也。”包含了多少悲愤在其中!

但必须要说的是,即使岳家军北撤,即使遵照金人“必杀岳飞”指示的宋高宗君臣,罗织罪名将岳飞下狱。但宋金双方力量对比的逆转,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岳飞入狱前的绍兴十一年九月,当南宋“名相”秦桧正舔着脸“议和”时,金国的五万精锐,也正在陕西被胖揍。宋军吴璘部连战连捷,一口气收复秦州陇州等地,金国伤亡数万,残部被围困在蜡家城,眼看就要被聚歼。偏偏这时宋高宗送来了“班师诏”,吴璘部也只能如上一年的岳家军一样,咬牙含恨撤退,收复的秦州等要地,只能白白丢弃。

甚至一个月后,当秦桧为了“议和”,严禁淮河各部宋军渡江,导致南宋门户大开,被金兀术又一口气打到江苏六合时,气势汹汹的金兀术,其实却叫苦连天:金军既无力渡江再战,更不能撤退,粮草也严重短缺,到了“又宰杀骡驴,相兼为食”的地步。以金兀术本人的叹息说,如果对面的宋军敢主动对金军发起进攻,外强中干的金军,必然“不击自溃”。

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宋高宗秦桧君臣果断认怂,派使者跑来“求和”,全盘接受了金军的“议和条款”。此情此景,叫眼看“无一人一骑得回也”的金兀术们,当场“不觉喜感天神”。得知岳飞死讯与“和议”的金国兵将们,各种大肆酒宴庆祝。对这事实,宋高宗秦桧君臣也门清,所以“和议”之后,号称“文化自由”的南宋,疯狂删掉宋金战争里的各种战报战功记录——为了“议和”,大宋不许有这么牛逼的“战史”存在。

这种情形下,金国对于“绍兴和议”,都是连呼庆幸。再撕破脸去打?不但既得的利益保不住,“大金江山”恐怕也保不住。“挥兵南下”这事儿,也就梦里说说。

而第二个重要原因是:比起“挥兵南下”的诱惑来,《绍兴和议》的内容,对于金国来说,简直是白捡的大便宜。

虽然近代以来,经常有“票友”抛出“神论”,认为《绍兴和议》是个“带来和平”的“双赢”协议。但细看条款,就知道到底谁赢。且不说“臣构”向金国“称臣”的“名分问题”,就说更实在的国土与经济利益:南宋向金国割让了唐州、邓州、商州、和尚原等战略要地。全是宋军将士曾与金军血战的地方,有些要地更是当年“岳家军”“吴家军”浴血收复的,许多英雄的骸骨还长眠在那里,这下大笔一挥,全“白送”金国了。

而且对于南宋接下来的国防安全来说,这些要地的丢失,更意味着挖大坑。秦州商州是宋朝重要的白银产地,这一“割”就是断血。海州唐州等地是南宋历次北伐的“跳板”,这下也被金人“抽”走了。和尚原的丢失,更叫四川完全暴露在人家眼前,还给后来的“元朝灭宋”提供了方便。南宋一百多年被动的国防态势,就是这“慷慨割地”惹的祸。

更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割出去的要地,没一块儿是金国凭本事打下来的,却全是南宋“凭实力”割出去的。大宋将士前线的抛头颅洒热血,抵不过“名相”“精英”们谈判桌上大笔一挥。

比这还“慷慨”的,就是《绍兴和议》里的“赔钱”问题:虽然“送岁币”是大宋的“悠久传统”,可别看南宋就剩了半壁江山,“岁币”照样不减,每年二十万白银加二十五万匹绢。这笔负担重不重?当时的南宋市场上,绢就是“硬通货”,一匹绢的售价常在四五贯钱以上。白银更是“稀缺货”,在近代“票友”口中号称“富过明清”的南宋,每年的白银收入最高不过三十万两,“岁币”就要送出去二十五万两。

所以,看上去“不重”的南宋岁币,每年都叫大宋君臣叫苦连天。这巨额的负担,除了年年“养肥”金国,更像一个恐怖的吸管,吸干大宋的血肉。“白捡”了如此大便宜,金国怎么还会傻乎乎南下?也正因这“大便宜”,对鞍前马后出力的“大宋名相”秦桧,金国也是“宠”得不行,甚至还给“臣构”严令“不许以无罪去首相”。大权在手的秦桧,也就成了南宋的“独相”,作威作福十七年。

不过对这一切,宋高宗秦桧君臣,当然是不会在乎的。在他们看来,所谓光复河山,所谓国仇家恨,都不如享受生活实惠。哪怕“岁币”负担再重,也不能耽误了“官家”享受。所以《绍兴和议》后,明明就剩半壁山河,南宋的官员数量却比北宋膨胀了一倍,秦桧的私人财产“富于左藏(国库)数倍”。各级官员也是“非财不论”。宋徽宗本人也是放心享受生活,各种大兴土木。所有的钱,都是老百姓买单。

所以,也就出现了南宋年间的咄咄怪事。明明是“宋金和平”的时代,老百姓的赋税负担却比战乱年代还多。多次“暗增民税数倍”,以至于“民力重困,饿死者重”。宋金战争时,在赵鼎等能臣主持下,南宋基本没缺过钱粮,可宋金“和平”了,军队大量裁撤,连装备都稀缺,曾经有四千多工匠的“南北作坊”,缩水到几百人。甚至“官府库无旬月之储,千村万落,生理萧然”。一切惨景,足以把“宋金和平带来南宋繁荣”的论调,驳斥得明明白白。

到了二十多年后完颜亮南侵时,南宋已如金国“所愿”,成了一个文恬武嬉,腐朽不堪的世界,而面对南侵的“臣构”呢?却依然准备好船只,随时准备跑路,如果不是书生名将虞允文的奇迹一击,外加接下来宋孝宗一生呕心沥血的治理。这“和平”了二十多年的南宋王朝,百分百就此打住。

以这个意义说,宋高宗君臣哪里“中兴”了南宋,分明是一把好牌打了个稀烂。如此“一把好牌打稀烂”的全过程,其实也见证了一个永远的真理:任何一个时代,那些幻想着可以靠“跪”“退让”讨好敌人,换取和平的人,都该像秦桧一样跪着去。

参考资料:顾宏义《天裂: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实录》、为国钓鱼《你如何看南宋赵构秦桧与金国的议和》、《你觉得宋高宗和秦桧是不是一对无耻君臣呢?》胡小鹏《中国手工业经济通史》、孙宗林《宋朝岁币政策的影响评价》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在杭州城里有两处最著名的岳飞遗迹,一是风波亭,另有一处便是天下四大岳飞庙之一的杭州岳飞庙了。

1142年岳飞遇害,岳飞死后的宋朝又继续存在了139年,是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封建王朝之一,从立国到灭亡,共有320年,仅次于汉朝的426年,长于唐朝的290年,明朝的277年和清朝的296年。

虽然北宋被金人灭了,但宋朝在社会经济、文化及社会生活个方面都发展到顶峰。南宋整体的实力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弱。南宋没有被金人灭掉的主要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

  1. 南宋并不想战争,宋高宗不太愿意与金国打仗,只想安稳地做皇帝;

  2. 宋高宗若与金人决战,最后灭的不一定是谁呢?那时候,二帝回来了,对他的皇位有威胁;

  3. 金人在北方陆地战争确实强悍,但是在南方水路纵横,山高林密的地区,优势得不到发挥,反而宋朝军队作战实力很强;

  4. 金国的金兀术死了以后,金国没有什么杰出的军事人才可以灭掉南宋;

  5. 金国灭了南宋后,内部开始腐败,内部争斗不断,也让南宋有一定的休养生息时间。

    欢迎讨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一谈起精忠报国,我们大多数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宋爱国名将岳飞;一谈起治军有方,“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我们大多数人想到的还是宋朝大将岳飞。岳飞在从军的二十年间,组建岳家军三次北伐,消灭伪齐收复大片土地,屡建奇功。

金军面对这个优秀的对手,发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慨叹。岳飞在世时,金军大将兀术、完颜宗弼等人南下攻宋,都曾在对战岳飞时铩羽而归。可是等到岳飞被迫害致死,金国却没有立刻挥师南下,而是选择了维持暂时的“和平”。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并不在岳飞身上,而是在金国内部。

北宋政和五年(1115),完颜阿骨打在会宁府(今黑龙江哈尔滨)竖起称帝的大旗,取国号“金”,正式建立与辽、宋对峙的政权。新生的金地处东北,受中原文化影响浅,仍保留了大量女真族传统习俗,其中一条就是勃极烈制度。在完颜阿骨打称帝后建立的勃极烈队列里,他的弟弟、女真大将吴乞买成了第一顺位继承人。吴乞买汉名完颜晟,于北宋宣和五年(1123)即位。但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岳飞逝世时,完颜晟早已去世七年。还在北方对南宋步步紧逼的,是金国第三代皇帝金熙宗完颜亶。

完颜亶继位时,只有十六岁。因而宗翰、宗干、宗弼等开国功臣都成为了他的辅臣,完颜亶只是临朝听政,观摩学习。直到皇统八年(1148),宗弼去世,二十九岁的完颜亶才正式亲政。而在岳飞逝世的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宗弼还是金国的一大掌权者。

在前一年,宗弼组织了他在位时的最后一次南征。此时的金国,一方面国内趋于稳定,开始谋求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常年征战带来了不少社会问题,加大了金国的负担,使得金国已经有了议和的念头。实际上,南宋绍兴九年(1139)金国就提出过和南宋议和,不过最后主战派更胜一筹,议和不了了之。

而宗弼这次南下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恐吓,逼迫南宋主动与金议和,为当时的金国争取更多切实的利益。也就在这年的十一月,南宋和金正式签署书面的议和文件《绍兴合约》。

在合约中,双方约定宋、金以淮水至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一线为界,确定两国疆域。南宋把之前岳飞收复的唐州、邓州以及商州、秦州的大半都割让给金国。而宋给金的岁币,定为银每年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

虽然签订了合约,宋高宗心头对国家安危的担忧暂时排遣,但他还有另一个心病——他的生母还在金国,宋徽宗的遗体也还在金国。为了换回这二人,宋高宗答应金国,杀死抗金大将岳飞。

所以说,并不是金国没把握住岳飞被杀这个好机会,而是岳飞的死去也有金国的手笔。刚刚签署议和合约,金国也需要时机恢复和发展国力,所以并未选择当即南下灭宋。况且岳飞虽死,但岳家军尚存,抗金大将韩世忠也还在。要灭南宋,对当时的金国而言,还不是一件轻松事。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