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灭刘氏家三族三万余人,究竟是为了何事?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汉武帝刘彻被公认是一位雄才大略之君。细究史书我们会发现他生逢其时。他即位之时,汉帝国正处于上升期,前面文帝、景帝采取与匈奴和亲、与民生息、韬光养晦之策,开创了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不仅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也为刘彻铺好了继续发展的道路。以此为基础,汉武帝刚一上位,就整饬军武,攫拔年轻将领,以消除边患,开疆拓土为己任,之后他发兵击匈奴,进一步拓宽了大汉的版图,应该说成就了一番大事业。当然,史家对他还有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的另一类评价。

汉武帝年轻时就痴迷长生不老之术,到了晚年,就愈发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史载,他曾在太始和征和年间好几次东巡,模仿秦始皇派徐福赴东海求取不死仙药,企图遇见传说中的神仙。但神仙虚无缥缈,踪迹难寻,汉帝国反而天灾人祸不断,五谷歉收,弄得武帝心烦意乱。

彼时年迈的武帝正宠幸钩戈夫人,老夫少妻,渐觉精力不济,病邪侵体,再加上因公孙贺案赐死了两个亲生女儿,更加心神不安,长此以往,精神愈发恍惚。一天在宫中午睡,突然梦到许多木偶小人,挥舞木锤击打他,他惊出一身冷汗,被吓醒后仍感心惊肉跳,久久无法恢复平静。

恰在此时,江充求见。江充靠告密起家,心如蛇蝎,手段狠毒,深得武帝的青睐和信任。江充被武帝封为直指挥使,专门督查近臣以及宗室贵戚的过失。

武帝见了江充,告诉他自己梦境中的怪异惊悚场景,江充深谙其意,便趁机断定是巫蛊所为。武帝笃信不疑,就派江充立即查办此事。

江充为了谄媚武帝,邀功请赏, 派几个胡巫(西域巫师)到处乱挖一气,一旦在谁家挖出偶人,立即抓捕拷问。其实胡巫挖出来的木偶,都是江充唆使他们事先埋好的。江充用烧红的烙铁严刑逼供,逼官民承认诅咒皇帝,许多人熬刑不过,只得自诬供认 ,就这样,前前后后共有数万人被江充害死。

这时的江充势焰熏天,在朝中无人敢惹。得势的他开始考虑为自己留后路。江充曾经好几次得罪太子刘据,害怕他继位后展开报复,于是开始不择手段的栽赃陷害太子。江充曾经弹劾过太子家人,而且他利用巫蛊大兴冤狱,株连甚广,许多人被冤杀,太子也很有怨言。江充知道,一旦太子上位,第一个被诛杀的定是自己,因此必须在自己当红时整垮太子。

太子刘据是卫夫人(卫青之姐)所生,生性谨慎、敦厚,经常为人洗脱冤狱,因而颇有声望。起初汉武帝很喜欢他,后来又觉得他才具平平,不像自己,开始不太满意,多亏卫夫人提醒太子对武帝曲意奉承,这才没有被废黜。江充利用武帝矛盾心理,伙同黄门侍郎苏文一起构陷太子。

小人最善察言观色,更会利用人性的弱点。江充抓住武帝追求长生不老、迷信神巫的心理大作文章。他指使一个叫檀和的胡巫向武帝报告,说宫中有人下蛊,瘴气弥漫,如果不赶快清除,皇上的病就会越来越重,最后恐怕不治。武帝一听就信之不疑,立刻命江充进宫挖偶人,清除蛊毒。

江充拉大旗作虎皮,手持诏书,在宫里到处挖蛊,在别处挖出的不多,唯独在卫后、太子宫中挖出了许多木偶,特别是在太子刘据的东宫里还掘出了咒符,江充不问青红皂白,以此为证据,声称要上告皇上。

太子从未埋设偶人诅咒父皇,但见当场被挖出了许多木偶、咒符,百口莫辩,他深知武帝的脾气,立即慌了手脚,束手无策,连忙召来太子少傅石德,向他问计。石德知道此事厉害,怕受牵连,就向太子献策道:“丞相公孙贺父子和两位公主就是受巫蛊之事牵连而被诛杀的,如今从你的宫中掘出了木偶咒符,即使明知是栽赃陷害,但也说不清楚了。如今唯一的办法是抓住江充等人,弄清楚事实原委,再想法自救” 。太子认为江充手持皇帝诏书,不能擅自逮捕。石德劝道:“皇上卧病不能理事,奸臣一定是欺蒙于他,如此胡作非为,你若不当机立断,岂不是重蹈秦太子扶苏的覆辙吗”?太子深觉有理,就假传圣旨,征调禁军,抓住了江充。苏文等帮凶却逃到了甘泉宫。

太子下令处决了为非作歹、肆意陷害的江充,将巫师檀和烧死,并派人通报卫皇后, 还打开武库取出兵器,命人守住长乐宫门。

苏文等人逃进甘泉宫,向在此养病的武帝报告说太子已经举兵造反,江充已被他捉去。汉武帝虽然老病,但还算清醒,对苏文说:“太子生变,恐怕是因为江充掘出蛊毒之事,快把他找来,我要当面问清楚”。使者在苏文的授意下不敢去传唤太子,只在宫外躲避多时,兜一圈后回来向武帝复命道:“太子确实已经谋反,不仅不愿意前来,还差一点杀了我” 。

武帝大怒,命丞相刘屈氂率军抓捕太子。刘屈氂立刻发兵攻打长乐宫。太子再次慌神,又无法可想,只得再次假传圣旨赦免牢里的囚犯,再将他们武装起来,由少傅石德率领,准备迎敌。

太子和丞相刘屈氂各自督军血战三天三夜,死伤无数,血流成河,仍旧无法分出胜负。第四天,武帝得知太子矫诏,满朝文武们这才纷纷率兵帮助丞相,攻打太子,此刻坊间盛传太子举兵造反,形势对他十分不利。太子见情况危急,又强征长安百姓为其出战,鏖战了两昼夜,被官军击溃,太子太傅石德被杀。

太子刘据携两子乘乱逃跑。武帝听说太子潜逃,大发雷霆,他下令将守门官田仁处死,还逼杀了袒护田仁的御史暴胜,还将并未出兵协助、但和太子交好、私自受节的护军使任安腰斩。武帝还未罢手,他收了卫后的印绶,逼其上吊自杀,卫氏一族全被诛灭,太子的嫔妃也全部被赐死,随同太子谋反的东宫将吏也全部被处死。

太子逃到湖县,藏匿在泉鸠里,那里的人们虽然收留了他,但却异常贫困,无法供养他。不想走漏了风声,地方官率兵前去捉拿他,将泉鸠里团团包围,太子见走投无路,便悬梁自缢而死。他的两个儿子(武帝之孙)和泉鸠里人奋力抵抗,全部被杀。

汉武帝虽然恼恨太子,但未必想杀掉他,见他既已被杀,两个孙子也死了,也不能再行反悔,只好照原来的许诺,厚赏了那些率军围攻泉鸠里、缉拿太子的地方官。见这么多刘姓子孙因太子巫蛊谋逆缘故被屠戮,武帝有所醒悟,他派人调查江充等人挖偶人一事,不久真相大白,原来是江充弄虚作假,栽赃陷害太子,为的是迎合自己。武帝暴怒,下诏将江家满门抄斩。

汉武帝晚年糊涂,其症结在于宠信方士,痴迷巫术,妄想长生不老;又兼刚愎自用,戾狠猜忌。人性的贪婪是永无靥足、十分可怕的,做了九五之尊的皇帝仍嫌不足,还想得道升仙,安享万代之福。最终被奸人利用,祸及子孙。史载,因巫蛊之祸牵累,从帝都长安到各封国以及诸郡县有数十万人被株连,其中卫氏外戚被屠戮一空, 因此案而死者多达数万人,其中有许多是刘氏子孙(有没有三万待考)。

据说,后来汉武帝对此事追悔莫及,在长安筑了一座高台纪念冤死的太子刘据,名曰“思子台”。

【 插图源自网络】

【写作不易 严禁搬运 】

汉武帝杀了30000多人的事件是巫蛊之祸,受此事件牵连的多达十万人,可以说是汉朝最大的死人事件了。

别看汉武帝英明神武,创造了汉武盛世,那是他站在文景之治的肩膀上达成的,不过汉武帝时期的对外战争确实多,胜利的也多,所以汉武帝不可避免的膨胀起来

汉武帝有三个缺点,穷兵黩武、好色、长生不老。

穷兵黩武就不说了,发动了很多战争,虽然也开疆拓土,但是给老百姓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没能劳逸结合,给老百姓休养生息的时间。

长生不老是每个皇帝都希望能够达成的,汉朝就他说了算,肯定想长生不老,所以这都是水中捞月,已经有秦始皇的先例了,汉武帝还是不死心的寻找长生之法,不是每个人都有孙悟空的运气。

而好色不用说,每个皇帝都好色,不好色的皇帝那肯定是性取向有问题,汉武帝的后宫有多位佳人,没女人的时候烦,女人多更烦,皇帝只有一个,为了获得汉武的恩宠,后宫诸位妃子多邀请女巫入宫,试图以巫术达到目标,同时对其所嫉妒者便施以巫蛊之术,一时间后宫迷乱,时有发生因后宫的巫蛊之事而牵连朝中大臣的事件。

而汉武帝现在已经年老昏庸了,已经步入年轻的时候那么精力十足了,当时有人对丞相不爽,就告发了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巫蛊咒武帝,还与与阳石公主通奸,汉武帝收到消息,也没有查实,这关系到他的性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公孙贺父子下狱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此外汉武帝不死心,命宠臣江充彻查巫蛊案,江充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大臣百姓惊恐之下胡乱指认他人犯罪,数万人因此而死。

江充恃宠而骄,又与太子刘据有矛盾,就趁这个机会陷害太子,太子非常害怕,为避免受制于人,遂起兵诛杀江充,这可了不得,即使太子是冤枉的也已经犯了皇帝的大忌,于是汉武帝派兵镇压,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相继自杀。

此时有些元老看不下去了,壶关三老和田千秋等人上书讼太子冤,冲动的汉武帝终于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被江充利用了,于是夷江充三族,烧死苏文。又修建“思子宫”,于太子被害处作“归来望思之台”,以志哀思。此事件牵连者达数十万人

汉武帝杀三万人,灭刘家三族是巫蛊之祸。汉武帝之所大杀四方,尤其是诛杀丞相刘屈髦和贰师将军李广利得三族,在历史记载中,是汉武帝为了给巫蛊之祸找到政治负责人,找替罪羊。

作为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汉武帝有超人的权术手段,但是到了晚年,刘彻也不免更加采集,迷信长生之道。刘彻早年经历过一次巫蛊事件,即废后陈皇后被废的罪名就是搞这些迷信活动,在对匈奴作战中,刘彻更了解到,巫蛊这事儿从胡人那儿传入中原的,可能更可怕,尤其是对自己的统治和自己的长生不老大业都不利。

所以武帝对涉及巫蛊的案件处罚一向是只有更重,没有最重。

这是巫蛊事件的基本盘,即武帝到了晚年权力欲望更加强烈,操控臣子的手段更加高超,对于从精神和行动上的不轨更加警惕和严厉。

在政治背景上,当时西汉朝堂有两件大事,第一是丞相公孙贺慢慢失势。公孙贺早年是跟着卫青一起远征匈奴的虎将,但是公孙贺听到武帝任命自己为丞相也不免大哭,因为他知道前任几个丞相没有一个好下场,如此强势的君主,怕呀。但是怕也得干这个丞相。

另一个政治背景是,武帝用法严苛,重用酷吏;征伐匈奴,耗费民力巨大。而他的太子刘据却是个宽厚之人,常常以武帝重重判刑的人平反,并且太子本人十分反对长期用兵。自古年老的君主和壮年太子之间的关系就相当难处理,遇到汉武帝这种权力欲望强,又十分猜忌的郡主就更难。

而朝中嫉恨太子的人很多,他们常常诋毁太子,《治治通鉴》记载:群臣宽厚长者皆附太子,而深酷用法者皆毁之。邪臣多党羽,故太子誉少而毁多。

这就证明,实际上武帝朝已经形成了派系,而汉武帝只要还在一天,就会继续强势主导自己的强势政策。这时,有人告发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为巫蛊咒武帝,还说与阳石公主通奸,武帝闻听大怒。公孙贺父子被下狱而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

重臣、皇族、前大将军之子都被杀死,实际上这背后有着极为浓重的政治色彩,这些都是支持太子的人。公孙贺被杀之后,汉武帝找了个老实人来当丞相——刘屈髦,他知道这人还有些本事,但没胆子和自己唱反调。同时命令江充继续追查巫蛊。

这江充算是一朝权在手,就不顾一切的典型代表,得令之后的江充“将胡巫掘地求偶人,捕蛊及夜祠,视鬼,染污令有处,辄收捕验治,烧铁钳灼,强服之。民转相诬以巫蛊,吏辄劾以大逆亡道,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

江充趁机打击朝中的实力派,支持太子的人,别管是真的假的一律是屈打成招给个罪名就弄死,闹得就越来越大,甚至小民之间都相互告发,前后被杀和牵连的人已经有数万人。

汉武帝这时候倒没觉得杀人多,还移驾甘泉宫,跑出去度假了。

而江充搞到了太子的头上,太子刘据忍无可忍干脆诛杀江充,趁机起兵,这时候是征和二年。刘据带兵进攻丞相府,刘屈氂引身逃跑,丢失左丞相官印。武帝听闻消息之后非常愤怒,以为太子反叛,他命令刘丞相立刻平叛。

刘据的起兵理由是武帝病困甘泉宫,太子起兵诛杀奸臣,迎回皇帝。但刘丞相拿到的就是调兵虎符和圣旨了,太子则调集长安城内的囚徒和百姓组成军队。汉武帝则下诏征发长安周边的军队都归刘丞相指挥。

都是刘家的人,就此打的不可开交,两军激战数天,死伤数万人,战场上的血都流入了护城河。最终刘据的军队失败,向南逃奔覆盎城门,逃出城去。既然兵败,祸事不可避免,刘据很快就自杀了。

汉武帝大肆封赏这次平叛的功臣,而追随刘据的大臣和将领又再次遭到灭族,就此太子一党被彻底清除。

到这儿,因为这场大乱死伤已经超过十万人。之后刘彻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甚至特意建了一座思子亭来悼念太子,又把皇孙重新诏入内廷。

刘彻逐渐明白,巫蛊这件大事儿,是自己干错了。这么大的事儿,自然得有替罪羊吧!正在此时,丞相刘屈髦开始作死了。原来是贰师将军李广利有拥立自己的外甥成为新的太子的想法,请刘丞相帮忙,刘丞相满口答应,开始策动这件事。

汉武帝晚年最在乎的就是废立的事情,刘丞相这次是死催的,很快有人告发刘屈氂的夫人因为刘屈氂多次受到汉武帝谴责,而指使巫师在祭祀土地神时诅咒汉武帝,还说刘屈髦与李广利共同祷告祭祀,想使昌邑王刘髆当皇帝。

汉武帝闻听此言异常愤怒,当即把所有巫蛊之祸的锅都甩给刘丞相,把刘屈髦定为大逆不道罪。之后刘屈髦被押在车上游街示众,然后在长安东市腰斩,刘屈氂的妻子押赴华阳街斩首示众。李广利的妻子儿女也收捕入狱。李广利听到这个消息,投降了匈奴,其宗族全部被处死。

至此,这场大乱才算告一段落,前后死伤之惨,汉武帝的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作者:我方团队书剑为酒

汉武帝到了晚年,十分怕死,也很迷信。他经常找一些方士和巫婆神棍给自己做法祈福。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所以当时长安就有很多方士和神巫,他们都是以各种邪术迷惑官员和老百姓。

这些邪术中,有一种叫做“巫蛊”,方法也很简单,只要制作一个小木偶,在木偶身上写上被诅咒对象的名字、生日,然后由巫师施以诅咒之后,再把它埋到诅咒对象的家里或者附近,就能给诅咒对象带来灾难。

汉武帝剧照:

本来这是个迷信行为,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经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后,在汉武帝时却引发了一场大灾难,这就是武帝时有名的“巫蛊之祸”

这场灾难的引发原因也很有意思。当时宰相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因为挪用了禁军的经费一千九百万钱,被逮捕下狱。公孙贺得救自己的儿子啊,向汉武帝求情,汉武帝同意了,但提出了解一个条件,就是抓住一个叫朱世安的通辑犯,以命换命。

公孙贺为了救儿子,就想方设法的抓住了朱世安。没想到姓朱的在狱中举报,说是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通奸,并在皇宫里埋了木偶人,诅咒汉武帝。

武帝一查,还真有这回事,因此公孙贺父子被逮捕,两人俱死于狱中,公孙家全家被灭族。受到牵连,连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和大将军卫青的儿子卫伉都被处死了。

这件事之后,汉武帝联想到,会不会还有另外的人用这种巫术来诅咒自己呢?就派江充调查。江充这个人平日里得罪了不少人,包括太子刘据,就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把事件扩大化。

刘据剧照:

江充先从那些失宠的妃嫔的房间入手一直查,直到查到皇后和太子住的宫殿,并向汉武帝报告说:

“于太子宫得木人尤多,又有帛书,所言不道,当奏闻。”

太子心里很怕,就去找老师石德商量。石德说这种情况下,你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要是再不行动,扶苏就是你的榜样。

于是太子刘据假传下武帝圣旨,杀死江充,并将情况报告给了母后卫子夫。经卫子夫同意,调用长乐宫的卫卒控制局面。

当时长安城中大乱,都以为太子要造反了。 由于当时武帝不在长安,江充的党羽乘机在他面前诬告太子谋反。武帝大怒,命丞相刘屈牦带兵去镇压。

太子将狱中囚犯释放,将他们组织起来,纠集数万人对抗。双方打了五天,最后刘据战败自杀。皇后卫子夫也自杀身亡,太子的两个儿子也被杀。刘据刚出生仅几个月的孙子刘病已被关入了大牢。(刘病已就是后来的宣帝)

太子的“反叛”被平定后,武帝让人追查此事,结果发现江充上报的许多“巫蛊”的行为都是他凭空捏造的。汉武帝因听信了江充的话,结果害死了自己的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和两个孙子,不禁大怒,将江充及其党羽都处死灭族。

卫子夫剧照:

连与此事关系不大的北军指挥任安都被腰斩了。 这件事后来还有延续。太子死后,武帝的小舅子李广利,想运作自己外甥刘髆当上太子,便同丞相刘屈牦商量,得到了刘屈牦的支持。

没想到又被人告发,说刘屈氂与李广利也埋了小木偶人,诅咒汉武帝早死,让刘髆为帝。结果刘屈氂一家被杀,李广利家人也被逮捕。

当时李广利正在和匈奴作战,为了活命,他选择投降了匈奴,李家也因此被灭族。

汉武帝一生雄才大略,开缰拓土,可惜老来昏庸,笃信神鬼,轻信小人,又迷恋权力,多疑滥杀,这才有了牵连几十万人的这场大灾难,真的令人痛心

武帝灭刘其实是包含在整个武帝执政后期的政治大清洗中,在这场政治清洗中牵扯了四十余万人,其中刘氏三族三万余人受牵连。而此事的根源在于汉武帝执政后期的“巫蛊之祸”,由汉武帝后宫引起,蔓延至整个朝廷,波及了朝廷重臣、太子刘据势力、卫子夫以及外戚势力等。而这场政治浩劫中大批朝廷官员和刘氏宗亲被诛,致使国本动摇,被史学家们普遍认为是西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事件背景

秦汉时期巫蛊之术方开始盛行,这里好的一面是老百姓用以占卜避祸的精神寄托,但其中的巫术还有用木偶人诅咒的“功效”。汉武帝晚年身体多病,且精神状态不好,因此才怀疑有人大逆不道,施以巫蛊所致。

汉武帝虽然是千古一帝,但也难过美人关,其一生沉迷女色是个不争的事实,对于后宫无数佳丽是喜新厌旧,后宫女人多是非,为了争得恩宠,后宫嫔妃邀请女巫入宫,以巫术诅咒竞争对手,以至后宫迷乱,再由后宫牵连朝廷大臣。此时皇后卫子夫也已年老色衰,不得汉武帝恩宠,而卫家外戚势力又权势滔天,再受巫蛊之事牵连。

“上居建章宫,见一男子带剑入中龙华门,疑其异人,命收之。男子捐剑走,逐之弗获。上怒,斩门候。”——《资治通鉴》

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汉武帝于建章宫休息时,恍惚间看到一佩剑男子入中龙华门,怀疑是刺客,于是下令抓捕,未遂。因此汉武帝大怒,宫门侍卫皆遭处斩。随后汉武帝征调三辅骑兵彻查上林苑,继而关闭长安城门,进行全面搜索,全城戒严十一日,宫中巫蛊之事浮出水面。

事件经过

“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上且上甘泉,使巫当驰道埋偶人,祝诅上,有恶言。”——《治资通鉴》

本来巫蛊风波并没有什么大事,汉武帝也没有继续追究,但时任丞相的公孙贺,为了给获罪的儿子公孙敬声赎罪,主动请缨负责抓捕江洋大盗朱世安,哪知抓捕成功之后,朱世安不知是出于报复还是怀着侥幸心理,在狱中上书汉武帝告发公孙家族的巫蛊之行和私通之罪。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待揭发之事查明坐实之后,公孙贺与其子皆赐死于狱中,并被诛灭三族,此事亦牵连出阳石公主诸邑公主、以及卫青长子卫伉,皆被处死。公孙贺之妻是卫子夫的姐姐,卫氏集团在这一件事中受到了沉重打击,随即刘屈氂出任了汉庭丞相。

“民转相诬以巫蛊,吏辄劾以为大逆无道;自京师、三辅连及郡、国,坐而死者前后数万人。”——《资治通鉴》

由于这一次的巫蛊举报成功,因此但凡于宫中出现摩擦和矛盾,都会告发到武帝那里,并且罪名都是以巫蛊诅咒皇帝。众多后宫妃嫔、宫女甚至大臣被杀,一时间人心惶惶。这也就为一名奸臣的挑拨离间提供了机会,这个人就是江充。江充是汉武帝的近臣,但此时汉武帝已是暮年,而江充与储君刘据和卫皇后的关系并不好,所以在汉武帝再次梦见被人追杀后,汉武帝重病不起,他决定搅弄一番风云,把太子和皇后拉下水。

于是江充以巫蛊为原因,向武帝进言“宫中有蛊气;不除之,上终不差”,请求为汉武帝彻查,而其目标则是自己的政敌和威胁自己生命安全的太子以及皇后。一番彻查以后,江充上报汉武帝“于太子宫得木人尤多,又有帛书,所言不道;当奏闻”。也就是说太子刘据一直在以巫蛊诅咒皇帝。刘据得知消息后深知陷入危局,于是问计自己的老师石德,石徳自知身为太子老师,太子获罪自己也难免株连,于是献计刘据化被动为主动,假传圣旨诛杀了江充等一干党羽。

起初太子出于自保,又考虑父皇身边尚有奸臣诬陷,自己有口难辩,于是假传圣旨召集军士企图前往甘泉宫辩解。但毕竟是动了军队,人多嘴杂之下,传到汉武帝耳边已经是太子起兵谋反了。关键是汉武帝也认定了太子是谋反,因此令丞相召集兵马平叛,这就在首都长安形成了流血事件。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太子兵败逃亡,汉武帝迁怒卫皇后,收回卫皇后印玺和绶带,卫皇后继而于宫中自杀。太子刘据逃到湖县后被当地官府查到,抓捕前自缢而亡。刘据反叛一案中参与或者提供帮助的人员几乎全部遭到灭族。

在太子谋逆中,汉武帝诛杀了一大批刘氏宗族成员和卫氏外戚成员,而在汉武帝觉悟过来以后又是一轮杀戮。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的时候,随着一些巫蛊诅咒案件调查清楚以后,发现了诸多不实的诬告。加之诸如田千秋令孤茂等忠臣遗老的上书,汉武帝也明白了刘据起兵诛杀江充也只是出于自保,随后便将江充家人满门抄斩,同谋苏文也被处死,丞相刘屈氂等相关人物亦均被处死,牵连人数甚广。

汉武帝在诛刘事件中最为怜惜的是太子刘据无辜遭害,幸幸苦苦培养的储君,为太子打下的基业毁于一旦,不仅储君归西,高层政治集团官员也大批被杀,为后来汉庭的霍光专权埋下祸根。汉武帝为祭奠太子,修建“思子宫”,又在太子亡故之地湖县修建“归来望思台”。而在此事件中波及了四十余万人,其中刘氏三族涉及三万余人。

汉武帝的侄子左丞相刘屈氂,伙同贰师将军李广利,为了扳倒卫皇后、太子刘据势力,欲拥立昌邑王刘髆为太子,从而谋划了震惊后世的“巫蛊之案”,死于该案者多达10万余人,汉武帝也因此差点惨遭灭族,最终刘屈氂一党自搬石头砸自脚,事泄后三族被灭。

背景

《汉书·刘屈氂传》刘屈氂,武帝庶兄中山靖王子也,不知其始所以进。

刘屈氂,汉景帝刘启之孙,汉武帝刘彻兄中山靖王刘胜之子,原任涿郡太守(是否和三国时期的刘备出身有关呢),汉武帝效唐尧、周朝“亲近亲人任用贤才”的常法,于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春,调任其为第十二任丞相,封澎侯,封邑二千二百户。

巫蛊之案党争关系

  • 太子刘据:汉武帝皇后卫子夫所出;卫子夫的姐姐卫君孺嫁丞相公孙贺。

  • 昌邑王刘髆:汉武帝宠妃李夫人所出;李夫人长兄贰师将军李广利(因李夫人早卒封其为贰师将军);李广利之女嫁左丞相刘屈氂之子。

后者欲扳倒前者,前者欲自救,从而引发了震惊世人的“巫蛊之案”。

巫蛊之案探源

太初二年(公元前103年)闰三月,丞相石庆病逝,汉武帝拜公孙贺为丞相,封葛绎侯。同时,汉武帝擢升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为太仆。

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公孙敬声凭借九卿太仆高位、母亲卫君孺又是皇后姐姐的身份,骄奢淫逸、多行不法,胆敢擅自动用北军1900万钱的军饷。不久事发,被捕下狱。此时,汉武帝正在为未能将阳陵人朱安世及时抓捕归案而心焦,公孙贺为了代子赎罪,便主动请领此任。很快,朱安世便被缉拿归案,但是在审讯的过程中,他却在狱中上书朝廷,诬告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有染,并指使巫师在驰道之上埋设巫蛊偶人,利用皇家祭祀的机会诅咒皇上。

《汉书》记载: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同坐巫蛊而死,未云公主生母。
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注:其母是卫皇后卫子夫。
《汉书·公孙贺传》记载:下有司案验贺,穷治所犯,遂父子死狱中,家族。

征和二年(公元前92年)春正月,汉武帝闻报后,令廷尉诏狱彻查此事。接着,公孙贺也被抓捕入狱,并被冠以“兴利弟子宾客,不顾黎民死活”等诸多罪项,致使其父子死于狱中,全家被诛,同时诸邑公主和阳石公主也双双冤死。

虽然此案的结果并未查出巫蛊罪证,但是却成为了点燃巫蛊大案的导火索。而在此期间,太子也曾为公孙贺求情,因此遭到汉武帝嫌弃,关键是从此太子刘据在朝堂之上再无相护重臣。

巫蛊之案爆发

公孙贺死后,接替其位的便是左丞相刘屈氂。此消彼长之下,太子刘据和昌邑王刘髆之间的势力强弱瞬间来了个大逆转。

虽然公孙贺的巫蛊一案渐渐落下了帷幕,但是却在全国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动荡。这时,匈奴人探知汉朝发生内乱,以为有机可趁,遂率领大军进犯上谷、五原、酒泉一带,屠杀汉民、劫掠财物,并有两名都尉战死。

征和三年(公元前91年),汉武帝派三路大军反击匈奴。即:贰师将军李广利率领7万大军兵出五原、御史大夫商丘成率领大军3万兵出西河、重合侯马通率领4万精骑兵出酒泉。为此,左丞相刘屈氂设宴为李广利饯行,并送至渭桥,二人遂私下商定欲扶立昌邑王刘髆为太子。

此时,经历过公孙贺一案后,太子集团的力量已然遭到毁灭性的损伤,因此左丞相刘屈氂心下大喜,认为只要扳倒了皇后和太子,拥立昌邑王刘髆为新的太子便会水到渠成。

而在此之前,直指绣衣使者江充,因处置太子家臣一事与其结怨,为此刘屈氂授意江充想办法将巫蛊之乱引到太子和皇后的身上。后来,江充便成为了刘屈氂扳倒皇后和太子的开路先锋。

正当刘、江二人密谋之时,汉武帝又正好做了一个梦,梦中有数千小木偶手持棍棒在其身上挥打,无处可躲。汉武帝醒来后心神不宁,江充则适时劝其前往甘泉宫休养。因此,汉武汉安排好皇后和太子在都城长安监国,自己随到甘泉宫避暑。同时,又令左丞相刘屈氂和御史章赣处理公孙贺一案的后续事宜。

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监国太子的分内之事,但是汉武帝却安排给了他人,由此可见汉武帝对太子刘据非常的反感,而深知内情的刘屈氂又将这一情况吐露给江充,从而更加坚定了江充倒向刘屈氂的决心。

这样一来,对于刘屈氂和江充来说,无疑于天赐良机。接着,刘屈氂便任命江充全权调查公孙贺的巫蛊一案。为此,江充带着西域而来的巫师,在长安城中到处掘地寻找巫蛊小木偶,并将夜间祭祀之人抓捕诬其行蛊,从而引发百姓间相互诬告,被告者尽皆处死,全国各地因此事被杀者达数万人。

《汉书》记载:其秋,戾太子为江充所谮,杀充,发兵入丞相府,屈氂挺身逃,亡其印绶。是时,上避暑在甘泉宫,丞相长史乘疾置以闻。上问:“丞相何为?”对曰:“丞相秘之,未敢发兵。”上怒曰:“事籍籍如此,何谓秘也?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乃赐丞相玺书曰:“捕斩反者,自有赏罚。以牛车为橹,毋接短兵,多杀伤士众。坚闭城门,毋令反者得出。”

接着,江充又将目标放在了宫中,其亲信方士檀何又煞有其地说:“老远就能看到宫里鬼气冲天,一定埋有许多的巫蛊小木偶。”汉武帝一听,心下大惊,立即下诏令方士檀何、将军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刘屈氂一党)等人跟着江充到宫中去挖。之后,果然在卫皇后的寝室、太子的博望苑,先后搜出了数个巫蛊木偶,同时还从博望苑中挖出一条布帛,上面写着诅咒皇上的话语。因此,江充对着众官员讲:“太子大逆不道,一定要如实奏明皇上。”

见此,太子刘据心中恐慌,如果这一报上去,自己有一千张嘴也没法说清楚,明显是刘屈氂、江充伙同一起来陷害自己。所以,太子带领侍卫将江充斩杀,并将胡巫活活烧死。这下,太子心知闯下大祸,遂发矫诏动员军队进行自卫,并攻进了丞相府。

刘屈氂连丞相印绶都顾不得携带便逃了出去,丞相府长史将这一情况急忙呈奏给了汉武帝,汉武帝当即命令刘屈氂率兵平叛。

《汉书·武帝纪》:秋七月,按道侯韩说、使者江充等掘蛊太子宫。壬午,太子与皇后谋斩充,以节发兵与丞相刘屈氂大战长安,死者数万人。庚寅,太子亡,皇后自杀。初置城门屯兵。更节加黄旄。御史大夫暴胜之、司直田仁坐失纵,胜之自杀,仁要斩。

平乱中,因此而死者达数万人之多,最终以太子、皇后败逃自缢身亡,随同太子的二位皇孙遇害、放太子逃离的御史大夫暴胜自杀、阻止刘屈氂追杀太子的司直田仁被腰斩等,而落下了的帷幕。

《汉书·武帝纪》:六月,丞相屈氂下狱要斩,妻枭首。

事后,汉武帝自省之下,深感冤枉了太子及卫皇后,先后诛杀谋害太子的江充等数十人三族。同时,通过调查也明白了背后的黑手就是刘屈氂、李广利。当宦官郭穰向其举报:“丞相夫人、贰师将军诅咒皇上,欲立昌邑王为帝。” 因此,汉武帝大怒,将刘屈氂腰斩东市,其三族、李广利三族同时被诛,因此而死者达数万人(是否三万余人,并无史料记载)。这时,正在同匈奴作战的李广利闻信后,遂投降匈奴。

还真是应了一句古话:“一报还一报。”刘屈氂、李广利、江充推动了“巫蛊之案”的发生,最终也都死在了“巫蛊之案”上,还真是自搬石头砸自脚,自作自受。此事,也如一记警钟敲在了汉武帝的头上,从而令其静心悔省,并于公元前89年于新疆轮台颁下了自污其身的“罪己诏”,从此汉朝走上了休养生息的治国道路。

图片来源网络

谢谢朋友邀请。

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缺乏了一定的判断力,再加上疑心较重,就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这些事情如果发生在位高权重的人身上,那不管是对国家还是人民都意味着一场灾难。至于事情的起因,倒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事情在中外历史上有很多,并不鲜见。

汉武帝刘彻晚年昏庸,都说虎毒不食子,汉武帝不仅将自己的儿子逼死,还逼死了皇后卫子夫,几乎连自己家族的人也难幸免,朝中官员更是悉数被斩,在整个过程中有数万人因此丧生,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巫蛊之祸”。

巫蛊之祸起因

巫蛊之祸最初是因为抓捕朱世安,未曾想朱世安在监狱中上书,声称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通奸,最主要的是还设巫蛊诅咒汉武帝,所谓巫蛊,也就是将人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绑在一个布娃娃的身上,在用针扎,电视剧里很多都有类似的情节。

汉武帝得知之后龙颜大怒,将公孙贺满门抄斩,就连阳石公主,诸邑公主、卫青之子卫伉、李广之孙李禹等人都被斩杀。

汉武帝为何要这样做?

其实汉武帝是用巫蛊最擅长的人,他当年就是用这个手段对付陈皇后的,他也很清楚,巫蛊诅咒不死任何人,但是却比杀一个人来的更容易,甚至可以牵扯到很多人。汉武帝在后世的评价也非常高,尤其是击打匈奴一事,但同时汉武帝手段非常多,为了巩固政权,牺牲的人也不在少数。

当时公孙贺一大家族被斩杀看似是因为巫蛊,实则有其他原因,要知道公孙贺跟随汉武帝几十年,女儿也非常了解自己,卫青的儿子和李广的孙子也都是非常了解汉武帝的,他认为这些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必须除掉。

随后汉武帝借机将此事放大,把矛头指向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因为他们更加清楚汉武帝的事迹,汉武帝的爪牙江充搜查了皇后卫子夫的寝宫以及太子的寝宫,发现里面都有诅咒汉武帝的证据,然而汉武帝并没有给刘据解释的机会,直接发兵,太子刘据也只能被迫起兵,最后汉武帝直接下令:“捕斩反者,自有赏罚。以牛车为橹,毋接短兵,多杀伤士众。坚闭城门,毋令反者得出。”

这次直接杀了卫氏一门,还有朝中大部分官员,更多的是牵扯到了长安的居民,但凡直到事情真相的基本上被处死。接下来汉武帝一发不可收拾,他认为自己冤枉太子了,于是又找这些当时策划巫蛊之祸的人以及镇压太子起兵的人做替死鬼,当时的江充被太子所杀,但是汉武帝依旧没有放过,而是下令将江氏也来了个满门抄斩,把苏文烧死,凡是追杀太子的人全部灭族,丞相刘屈氂全家被杀无一幸免,李广利全家也被处死,自己带着七八万兵马投靠了匈奴。

汉武帝晚年可谓是干了不少不得人心的事,之后留下来的全是那些侍臣,几乎没有可用之才,然而在这场斗争中,牺牲了数万人,其中大多数都是长安百姓,很多人都是无辜受难,然而此时的汉武帝却修建“思子宫”,又作“归来望思子台”表达自己的哀思,巫蛊之祸中丧生的人也就此作罢。

纵观汉武帝一生雄才大略,唯独这事一直被后人诟病,实在可惜。

【文/羽评郡主,欢迎关注】

汉武帝晚年灭刘氏家族三万余人,这里的刘氏家族指的是当时的丞相刘屈氂。追根溯源,刘屈氂事件可谓是“巫蛊之祸”的延续。

刘屈氂是汉景帝的孙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儿子,按辈分算起来是汉武帝的侄子。在他之前的丞相,是公孙贺。

这个公孙贺也很有来头,他的老婆叫卫君孺,是皇后卫子夫的姐姐,所以公孙贺其实和汉武帝是连襟关系。但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不太争气,他骄奢淫逸、多行不法,竟然挪用了1900万钱的军饷,事发后被捕下狱。公孙贺为了救儿子就向汉武帝求情,但汉武帝提出要公孙贺捉拿通缉犯朱安世作为交换条件。于是,公孙贺费尽心机抓住了朱安世,本以为是抓到的是“救命符”,却没想到其实是一张“催命符”。

朱安世被抓之后,为了自保,就说公孙敬曾指使巫师在驰道之上埋设巫蛊偶人,利用皇家祭祀的机会诅咒皇上,并且还和阳石公主有染。汉武帝闻报后,令廷尉诏狱彻查此事。接着,公孙贺也被抓捕入狱,最后父子两人都死于狱中,全家被诛,诸邑公主和阳石公主被牵连冤死。

公孙贺死后,刘屈氂就当上了丞相,这样朝廷中的形势就发生了变化。为啥呢?因为公孙贺原本是支持太子刘据的,而刘屈氂则是支持昌邑王刘髆。为什么刘屈氂要支持刘髆呢?因为刘髆是李夫人生的,李夫人是贰师将军李广利的妹妹,而李广利的女儿嫁给了刘屈氂的儿子。是不是有点绕?说的简单一点,昌邑王刘髆是刘屈氂亲家的外甥,如果刘髆能够当上皇上,还能少了他刘屈氂的好处?如今支持太子的公孙贺势力被连根拔起,支持刘髆的刘屈氂当了丞相,一场争斗已经不可避免。

觉得时机成熟的刘屈氂和李广利,开始策划扳倒太子刘据,推昌邑王刘髆上位。

正好在这个时候,汉武帝做了一个梦,当然是个噩梦,汉武帝在梦中梦到有数千个小木偶手持棍棒在其身上挥打,无处可躲。汉武帝醒来后心神不宁,就让刘屈氂查办此事。刘屈氂借此机会,指使汉武帝亲信江充借公孙贺巫蛊一案的余风,招来了一批巫医,长安城中到处掘地寻找巫蛊小木偶,并将夜间祭祀之人抓捕诬其行蛊,全国各地因此事被杀者达数万人。

造势之后,刘屈氂见到时机成熟,便将祸水引到了太子刘据身上。

征和二年,汉武帝外出度假,太子刘据在长安城监国。刘屈氂趁机让江充事先在太子住所埋下了巫蛊木偶,然后让亲信方士向汉武帝汇报说宫中鬼气冲天。汉武帝大惊之下,让江充带人去挖,结果在卫皇后的寝室、太子的博望苑,先后搜出了数个巫蛊木偶,同时还从博望苑中挖出一条布帛,上面写着诅咒皇上的话语。

这一下,太子刘据慌了,急忙找来自己的老师石塘商量对策。不料,石老师给他出了个馊主意,他说这种事有理也说不清,公孙贺父子就是前车之鉴,当今之计只有先杀了江充,将来再向皇帝当面解释。于是,刘据带领侍卫将江充斩杀,并将胡巫活活烧死,随后发矫诏动员军队进行自卫,并攻进了刘屈氂的丞相府。刘屈氂连夜逃出去后,将这一情况呈奏给了汉武帝,汉武帝当即命令刘屈氂率兵平叛。

太子刘据知道这事跟刘屈氂说不清楚,要是投降的话,恐怕见到父亲汉武帝就被杀了。于是刘据决定放手一搏,他再次矫诏放出了长安城监狱中的囚犯,并胁迫全城军民与前来平叛的刘屈氂大战了五天,最后兵败逃亡,被迫自杀,刘据的母亲、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上吊自尽,随同太子逃亡的二位皇孙遇害、放太子逃离的御史大夫暴胜自杀、阻止刘屈氂追杀太子的司直田仁被腰斩,前前后后死了数万人之多。

太子死了之后,汉武帝也回过味来了,他非常后悔,于是在征和三年重新组织人对此案进行审查,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汉武帝得知全部真相之后大怒,诛杀了江充等数十人的三族。同时,对幕后黑手刘屈氂、李广利等人也没有放过,他同样以“巫蛊”为罪名,将刘屈氂腰斩东市,并诛杀三族,李广利三族也同时被诛,因此而死者达数万人。此时李广利正在同匈奴作战,得知此信后便投降了匈奴,逃过一劫。

以上所述,就是汉武帝晚年“巫蛊之祸”的大体内容。这场祸事,因为有“巫蛊”始终贯穿其中,所以后世之人将其称为“巫蛊之祸”,但细细究来,这其实是一场历朝历代都不鲜见的储君之争,是刘屈氂、李广利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妄图改立储君而发动的一场争斗,“巫蛊”只是其外衣而已,实质还是权力之争。

只是,在这场权力争斗中,没有一方是胜利者:作为发起者,刘屈氂被诛杀三族,李广利被迫投降匈奴;太子刘据兵败自杀,其母卫子夫自杀;汉武帝失去了一个儿子,两个孙子,还搭上了自己的皇后。可以说,三方都是失败者。最重要的是,鼎盛一时的大汉王朝,经过巫蛊之祸后,由盛转衰,逐步走上了没落的道路。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汉武帝死后,幼子刘弗陵继位,是为昭帝。昭帝死后无子,就选了刘据的孙子刘病已当皇帝,是为宣帝,史称“孝宣之治,信赏必罚,可谓中兴”。如果当年刘据不死,这么一代代传下来,想必西汉可以突破“王朝不过三百年”的桎梏。

武帝刘彻暮年后,对强大的外戚集体卫氏颇为疑忌,卫青病逝后,武帝健康状况出现问题,头疼多梦,总是梦见有小木偶在梦中追杀自己,于是便找来巫师指点迷津,巫师以有人用传自胡人的巫蛊之术谋害武帝为其解惑。

随后有人揭发丞相公孙贺的儿子用巫蛊诅咒武帝,并且与阳石公主通奸。公孙贺原本追随卫青南征北战,卫氏外戚集团一直就让武帝不安,这更加坐实了他的猜忌,于是将公孙贺父子下狱致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被株连致死。

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江充用酷刑和栽赃迫使人认罪。太子性格宽厚温仁,在治国方略上跟武帝一直有分歧,他主张对外休战,与民休息。虽然他是从百姓福祉来看待这个问题,一向政治强硬、手段酷烈的武帝却认为这是太子太过懦弱的表现。在强大的外戚集团环视下,武帝很是担心太子将来能否撑得起大汉天下。所以武帝也有借巫蛊案打压各政治势力,为太子扫亲障碍的考虑。

但是朝堂的大臣们却认为武帝父子不和、有隙可乘。于是忠厚长者们就比较支持太子,但是那些心思狡诈的酷吏们就向着武帝。于是江充查来查去,就查到了太子头上,以在太子宫中发现巫蛊污蔑太子。太子眼见巫蛊案牵连太大,武帝一路血腥屠杀从未手软,包括自己的亲姐姐都死于非命,慌张之下就命太子宫卫兵封锁宫门杀掉了江充,可惜被一个随行太监逃了出去给在外地度假的武帝报了信。

太子慌乱之下问计已经不得宠的皇后也就是母亲卫子夫,卫子夫眼见女儿惨死,卫氏一门惨遭屠戮,太子擅杀江充,又有巫蛊嫌疑,以她对武帝酷烈无情的了解,认为太子难以幸免于难,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太子释放囚犯,起兵造反。太子刘琚哪里是叱咤风云大半生的武帝的对手,很快兵败出逃,最后全家被追兵杀死,卫子夫也自杀身亡。

这便是巫蛊案的全过程,后又怀疑丞相刘屈髦和贰师将军李广利参与策划巫蛊案嫁祸太子,灭了他们三族,从发案到到结束,前前后后杀人三万余。杀的长安城血雨腥风,人人胆战心惊。

巫蛊案其实只是汉武帝年迈多疑,神经衰弱,被臣下利用而制造出来的政治、人伦悲剧,其老年杀死了卫青的后代,自己的女儿、儿子、孙子,逼死了自己的皇后,最后终成他毕生之痛,至死不已。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