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天津四郊的口音和市内的都不一样呢?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说到天津话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很幽默,很好玩。来过天津的朋友对天津人说话都印象深刻,天津人说话是很有特点的,即便是在春晚的舞台上也常常会在小品相声中加入天津话的元素,使作品更丰富更有张力。可见天津话天津口音有着独特的魅力。但是天津话又有着自己的特点,很多人喜欢学说天津话,天津口音是很难模仿的一种语言。

天津的口音可不仅仅是大家在电视上听到的那种,虽然我是个天津人,但我一直也比较好奇,天津的语言很奇怪,市区的人说话一个样,周边郊县的人说话则是各种口音都有,一个地方一个样。塘沽区跟市区差不多,但塘沽跟周边的语言又不一样。好像其它城市就不是这样,市区人说话跟郊县人说话几乎是一样的。同样都是天津人,说话的口音却不相同,如果你了解你一听就能听出这个人到底是在市区的还是在哪个郊县的。

天津方言属于“孤岛方言”

天津话并不是像别的地方一样,他不是由周边语言发展来的,与周边地区的语音、语调都不同。去过安徽宿县的人都有感受,天津话和那里人的口音很像。

天津也算是个移民城市,据说最早的时候是明初燕王把安徽和苏北的士兵带到了这里,在天津筑城,也就是天津卫。天津建卫600年,当时来的那些士兵把自己的亲人家属也带到了天津,到这里世代生活下去,也就是天津市区里的老天津人。塘沽距离市区有一段距离,那里也有一部分士兵在驻守那里,渐渐也形成了和市区不太一样自己的口音。但是和市区的口音相差不是很大,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塘沽口音更轻一些。

四郊五县距离哪里近口音就偏向哪多一些

我们常说的天津的四郊是指现在的津南、北辰、东丽、西青,五县则是武清、静海、宝坻、宁和、蓟县,这些地方都属于天津。这些地方的口音和市区有很大差别,这些地方属于距离哪里近就像那一边多一些。宝坻和宁河口音好像还相近一点,都有点像唐山口音,在武清的人说话就感觉像北京口音多一些。

现在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其实年轻一代的天津人说话口音不像过去一样了,基本上还是普通话多一些,一些老人们的天津话口音会相对浓一些。语言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问,无论是天津话也好,还是其它地方方言,方言其实也代表着那个地方的民俗历史,是最好的史学参考,值得保护和研究的。

小伙伴们,你们觉得天津话,天津口音有意思吗,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吧!

我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天津人说话有特点,见面不管真假上来倍客气,不论年老年少大姑娘小媳妇大妈大娘~只要是女的,多半一开口统统叫你一声姐姐,嗯,解界!刚来天津的外地小姐们可能还不太习惯,似乎有点贫,听完心里会抱怨一句,我才多大啊,你就管我叫姐姐。比如:天津管女人化妆叫“捯饬”,赖着不走叫“起腻”,求人叫“央该”,炫耀叫“显呗”,纠缠别人叫“熬鳔”,“扯”指女人不稳重,疯疯颠颠,爱你要说成“耐你”才有天津味。“我耐你,回见!”“别介,别走,我还没走呢?你急得似嘛?”“我倍儿冷,”“你不会在介破地界儿死的,死在家炕上,不在介嗨儿!”!“真格儿的,我耐你”“行!就嫩么地了!”老几位听得懂么?下回再来一段~这也是具有天津人特色率真豪爽的性格。最神秘的人物是“我们一块儿的!”这和别的地区见人叫老师,张口闭口就叫美女帅哥一个样儿。外地人到天津觉得天津话好玩,像是听评书或者说相声。不过现在会说纯味天津话的年轻人不多了,开始向普通话靠近。至于为什么天津市内和四郊的口音不同呢?还是古时的移民,他们在天津扎根立足,而且天津离北京是最近的大都市,过去不少京城遗老遗少贵族来到天津市内做官修宅,很大部分影响了天津话,如“糟改”“捅漏子”在京津两地都有使用。如果你沿着天津市内向郊区走,越走你越觉得跨界到了另一个省份,郊区的人根本不会操着一口流利的哏都儿市内话和你侃大山~但凡天津人都知道,咸水沽、杨柳青一带郊区人说的话,似乎听着费劲儿,很“隔色”,好似一脚迈到了外地,有些“杂音”字典上也查不到。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语言呀!天津市内老六区(河西、和平、南开、河东、河北、红桥)和老四郊(东郊、南郊、西郊、北郊)五县的方言,尽不相同,形成各自的方言岛。这和天津靠海河为生,移民特有的市井文化与其它方言的融合脱不了关系!只要是市内人到郊区走上一遭,走一段路就会发现语言语音都变了。天津老城里是天津话的中心,它和东郊方言区,北郊方言区,西南方言区都有所不同,这就是所谓的“方言岛”,也是市内和郊区语言不同之处。全国别的地方这种例子也不少!

我只知道这些写到此,不完善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正!

我给大家普及下吧

天津市区口音是综合了安徽口音,北京口音,海下口音的一种方言。其中方言俚语大部分来源于海下话(天津土著口音,也就是说的海浪头调)

什么是海下?旧时的西青部分,津南,东丽,塘沽还有市区。这就是海下,口音当然是海下话。是天津最具有代表性的本土文化(可参考百度百科,津南区志,可追溯唐宋时期)

西北部的北辰,武清属于北京方言区。宝坻蓟县宁河属于唐山方言区。

静海方言接近海下话,应该是和海下话一脉相承的本地方言。

要指明一点,方言具有传递性。塘沽之所以和市区口音差不多是因为塘沽在清末调来大量天津卫的海防人员造成的

准确的说,天津就是市内都彼此不一样,和平说话和河北红桥的不同,就是同时说天津话,也有明显差别,只不过非天津人有时候难以分辨出来,而天津人自己相对容易分辨。

而天津周围,跟市区差别更明显,除了天津传统管辖区沧州以外,塘沽也好点,其他地方几乎和天津市区完全不同的音。

天津的语言孤岛效应很强,而且有巨大的生命力,不因为范围小而被不断减弱,被同化,恰恰相反,进去这个区域,经过一代人,下一代的天津方言很厉害。并且有隐隐的扩展趋势。例如天津西北方向的柳滩,天津中环线边上,就年轻人天津话,老人武清北京调。

至于原因,有历史和现代的因素。

从历史角度,确实有安徽人大量军事移民天津,但安徽地方多了,不可能只有安徽固县一个地方人口。而且固镇我曾经路过过,听过说话,其方言确实极其像天津话,曾让我一愣,怎么距离天津这么远上来一个天津人,但仔细听,固镇方言和天津话还是有很大区别。

固县方言太文了,就仿佛一个天津的绝对文人在说话,没有任何天津方言的魂。简单、明快、幽默这些特点都没有。有什么呢?有清晰,易懂,在众多安徽方言的车里极其明显的特点。

这个语言发音,不同地方出来的音效率不同。例如北京方言,效率一会高一会低,大部分时间是效率低的。含着嘴,不清楚。北京方言就那样,你要说长了,那么说话很随性,很舒服,满足人性的许多感情需要。北京人忧郁症少,个个感觉大爷一样的好心理,跟北京方言有很大关系。

那么天津方言呢,我认为,是当时天津卫由于地位特殊重要,在军事直辖体系下,需要高效,清晰的执行方言,同时还需要有特定的鉴别性要求。

以在普通军事语言环境下,进行一次语言加密。你张嘴说口令,口令你窃取了,说的武清音,你说你天津卫的,没人信。而天津方言清晰,明快各种优点,但有一个最大特点,难学。

那么一种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天津卫从众多接触到的语言中,特殊选择了一种符合清晰和抗干扰的语言,进行了特殊化的改造,形成密令式的语言,同时加入简单、明快,幽默(幽默为什么?兵营枯燥,幽默可以疏解枯燥)的语言。而其他模仿的人难以迅速掌握,进而难以对天津卫进行觊觎。

而改造的一个最大手段,恰恰是北京方言惯常使用的方言手段~吃音+儿化

例如天津话派出所~派所儿,去掉一个,儿话一个,还保持清楚的语意和简明的发音,幽默之类也加入,所以天津方言同样说着说着抑郁症就没了。听着天津话想跳楼都费劲。

天津话,我认为就是挑选的全国清晰方言进行了北京话说话方式改造。所以你听着天津话孤岛效应极强,但就不倒,因为许多内涵方式,北京话和天津话是一样的。只不过天津话更简洁了,适合军用和水陆顶级繁华码头对高效需要的强烈需要。

你看天津话在嘈杂的车厢里来一嗓子,全车厢就都听天津人在哪清楚的白呼了。这就是语言的抗干扰能力和高效性。

至于天津周围四郊五县和市区不同,首先天津方言是嵌入型的,其他地方是华北方言,和北京的相似,只有漕运路上的塘沽和沧州,跟天津方言接触多而一致性大,其他地方首先没这种军事需要,其次没运输的语言需要,因此跟天津市区不同。

沧州,塘沽过来船在天津市区报关通行,你不会天津话,报关都困难,时间久了,几百年下来,这2个方向可不就焊一块了,而过了关卡,你哼哼什么调谁在乎你,因此天津西北很近的柳滩,都武清北京调了。

张窝,杨青,静海独流,南至西双塘,东至军粮城,大港部分地区都是一个口音,不信你听听,静海以西王口子牙陈官屯,唐官屯中旺和青县大城口音一样。

北辰以梅厂双街为界,以北接近北京方言,宁河汉沽接近唐山方言,津南区外环部分接近市里方言,你们有机会和这些地区的人聊聊就知道了

天津是一个方言岛,市内六区据说是当初安徽蚌埠士兵守护,传下来的蚌埠话演变的。而四郊五县本身划分的时候,就是硬划分给天津的,比如,武清说北京话,临近北京,天津卖菜的说北京话的是武清人,宝坻说唐山话,著名表演艺术家赵丽蓉实际是天津宝坻人,

唐宋时期天津地区应以唐城为南北漕海运最早立城,也就是今军粮城,又曾叫过聚粮城,当时处于黄河夺海河入海口位置,后避海盗漕运军粮走南北大运河到军粮城,从山东德卅开始经沧卅唐官屯静海独流杨柳青转张窝到当时海河口白塘口,入咸水沽到军粮城过去漕运这段叫御河,到六十年代凡几代居位河两岸十几华里内人口基本都是说海下音,军粮城一带称海浪头调,也叫喝御河水长大的口音,这口音才是天津最早土著口音,上下游变化不大,超过这范围就是距千年明清以后迁来的不同外地口音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天津市内六个区的方言虽然差不多,但是仔细听还是有些词有细微的差距,再说四郊五县,其实外地人听也差不多,只是升降调一些差异,现在塘沽大港汉沽已经合并为滨海新区了,这三个区更靠海边,所以塘沽大港汉沽这三个地区方言也不太一样,特别是汉沽,靠近河北多一些,所以方言更接近河北。

只有郊县是真正的天津方言,市内六区都是外来语言那的人都有,看祖籍就知道了。

安徽固镇话,市内的结婚风俗,连嘎巴菜、果子都能在固镇找到原型。我相信燕王扫北带来安徽兵最终在天津形成特殊语言圈的传说。这个很容易理解,固镇方言当时在天津上层社会流行,老百姓不会固镇话不好混啊。普通话流行跟清朝和新中国建都北京有关,我猜唐朝时肯定流行陕西方言。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