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讲,唐立国时算不算突厥的附属国?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附属国丶藩国有四个明显的标志:

1,附属国丶藩国的国主,在亲政以前,必须获得宗主国的认可,并且要获得宗主国赐予的封号。

2,附属国丶藩国的重大政令,在颁布以前,必须要告知宗主国,并且要获得宗主国的批准。

3,附属国、藩国必须定期向宗主国纳贡,以全臣道!宗主国也必须定期向附属国丶藩国的国主,发放奉禄!

4,附属国丶藩国必须向宗主国献上版图,并且定期向宗主国奏报人口状况丶经济状况等重大事项!

唐朝初期,唐朝之所以要定期支付一定数量的财货给突厥,只是为了让突厥遵守承诺,不发兵侵犯边境而已!至于说唐朝的内部事务,突厥是无权干涉的!因此,唐立国时,唐与突厥没有宗藩关系,唐不是突厥的附属国!

头一次听到如此混账的问题,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自称突厥后代的那一个吧,隋唐宋元明清,都是正统中原王朝,从未附属任何国家,唐更是继承隋朝的正统,谈何附庸?

如此问法,试问,你意图何在?

我的回答是: 算……算个锤子!

不要给我列什么《旧唐书》怎么写《新唐书》怎么记,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说过什么话,我们只看时间线, 一切就都明白了!

唐朝建立:618年。这一年, 李渊在长安建元称帝。

629年秋, 李世民命李靖率兵十万出击突厥。在定襄大破突厥骑兵。

630年3月, 李靖千里追击, 活捉突厥颉利可汗,颉利可汗被锁送长安献俘。

颉利可汗影视形象

4月, 颉利押抵长安,献俘于太庙,李世民在大明宫顺天楼大陈兵甲,使力士执颉利至,历数颉利罪状,面责之。颉利唯痛哭流涕,羞愧不已。

好, 我们就算李渊动作快, 一登基就称臣, 从618年到629年开战,也不过是短短的十一年时间。

我看这倒更像是暂时的绥靖之策,权宜之计!

怎么着唐朝就变成突厥的附属国了?

什么是附属国?

国际上流行的附属国的概念, 是指失去独立地位,而在政治、经济、军事上依附于他国并受他国控制的国家。

请问,突厥从哪个方面能控制大唐?

唐初, 中原分裂群雄蜂起,确实有过一些势力曾经受到过突厥的控制,接受突厥的册封,变成突厥的附属国,但是都是一些地方小势力,比如刘武周(受封定杨可汗),梁师都(受封大度毗伽可汗),郭子和(受封“屈利设”,突厥语酋长的意思)。

这些小势力, 估计大多数中国人都没听说过。

至于大的割据势力, 比如王世充窦建德李密宇文化及,肯定都与突厥有过往来, 即使有过屈服, 但都羞于公开, 更不可能被突厥实际控制, 只不过是暂时的权宜之计罢了!

给大家看一看, 日本人眼中的大唐全盛时期的疆域!

你还真的别不服气, 更不要说这是地图开疆!

去看看西方绘制的亚历山大帝国的版图,只要路过的都算。

如果按照同样的绘制原则, 则西藏也应该纳入大唐版图:唐将苏定方曾率兵八千直入逻些(拉萨),停留一个多月, 受不了高原气候而撤军。

同样, 印度也该算。大唐王玄策一人灭一国, 借兵灭了印度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戒日王朝,将其国王、王后押到长安献俘!

🙅🏻‍♂️不算,容我慢慢道来……

提问者问的很巧妙,每个字都似反复推敲过一样。已知提出问题者心中既有定论,就看回答者如何作答。

那么在开卷明牌的情况下,如何将一副烂牌打好,又或如何将一副好牌打烂,就看各位回答者的本事了

注意:这里大家必须要先达成一个共识,才能继续叙事。那就是如何看待历史,大家不要轻易用我们现代人的后视点、现代人的道德评价观点去轻率评判古人的成败得失、道德声誉,也不要轻易用历史上的前视点,用当时人、当时道德评价观点去轻率评判历史上古人的成败得失、道德声誉,而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希望大家是基于这个共识来看待问题,讨论问题。我们继续:

观点一:唐高祖李渊起兵时向突厥称臣。

不要惊讶!不用怀疑!因为这是确定无疑的历史史实。之所以你不知道,那是因为唐高祖称臣突厥一事,按大部分史学家的观念(尤其唐朝史官),实在有损脸面,固常有忌讳或语焉不详,你没看到的或者不让你看到的,不等于没有发生过。

司马光《资治通鉴·隋纪八》记载:(裴)寂等乃请尊天子(隋炀帝)为太上皇,立代王为帝,以安隋室,移檄郡县;改易旗帜,杂用绛白,以示突厥。(李)渊曰:‘此可谓掩耳盗钟,然逼于时事,不得不尔。’乃许之,遣使以此议告突厥。

我们知道古代行军打仗,旗帜非常重要,这里的绛为隋军旗帜颜色,白为突厥旗帜颜色,可见李渊父子起兵之时是两旗混用。

孤证不立,另据唐温大雅《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一记载:康鞘利(突厥重臣)将至,军司以兵起甲子之日,又符谶尚白,请建武王所执白旗,以示突厥。帝曰:“诛纣之旗,牧野临时所仗,永人西郊,无容预执,宜兼以绛,杂半续之。”

这就是可见“”史书”中所谓的借兵于突厥,然改旗易帜,可见一斑,其为李渊称臣一节隐讳不书,但尽管隐讳、篡改、曲笔,然百密终有一疏。

《旧唐书·李靖传》载:“太宗初闻靖破颉利(突厥可汗),大悦,谓侍臣曰:朕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往者国家草创,太上皇(高祖)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未尝不痛心疾首,志灭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暂动偏师,无往不捷,单于款塞,耻其雪乎。”

此处称臣二字确凿无疑。

《旧唐书·高祖本纪》载:“高祖起义太原,遣大将军府司马刘文静聘于始毕,引以为援。……及高祖即位,前后赏赐(实则纳贡),不可胜纪。始毕(突厥可汗)自恃其功,益骄踞;每遣使者至长安,颇多横恣。高祖以中原未定,每优容之。

天朝上国纳贡曲笔赏赐……

《大唐创业起居注》记载了李渊写给突厥可汗的书信中,说了这么一句话:“若能从我,不侵百姓,征伐所得,子女玉帛,皆可汗有之。”在李渊眼里,突厥出兵的报酬,就是“征伐所得,子女玉帛”,这相当于是所有“敌军”城市里的人财物猪牛马羊,突厥可以全部打包带走。所谓不侵百姓,最多只是说自己治下的百姓而已。

由此可见,李渊在统一天下的过程中没少借助突厥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隋唐演义》小说里李唐军队势如破竹的原因之一吧。不过这话总觉得怪怪的,慈禧如是说“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北宋范祖禹的《唐鉴》卷一载:“太宗陷父于罪,而胁之以起兵。高祖昵裴寂之邪,受其宫女而不辞,又称臣于突厥,倚以为助,何以示后世矣。”

清代王鸣盛所著《十七史商榷》卷九十二《新唐书》二十四记载:“盖高祖起事之时,依仗突厥,屈礼称臣,乃其实也。

另外,《新唐书·突厥传》、《资治通鉴·唐纪九》、王夫之《读通鉴论》等等都有对于唐高祖李渊向突厥称臣之事的记载。

近代史学大家,如陈寅恪的《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吕思勉的《白话本国史》等均有记载。

观点二,唐立国不是突厥的附属国也不是藩属国。

提问者说附属国三字不是很准确,因为附属国三个字是近代殖民史的产物,我们的老话叫藩属国。

那么什么是藩属国?答:是指名义上保有一定主权,实际上在内政、外交和经济等方面一定程度上从属并受制于他国的国家。

很明显,唐立国之后完全不从属也不受制于突厥。

借用陈寅恪先生的话:“隋末中国北部群雄并起,悉奉突厥为大君,李渊一人岂能例外?然则隋末唐初之际,亚洲大部民族之主人是突厥,而非华夏也。称臣突厥,乃当日崛起群雄所为者,非独唐也。”

但是称臣还有所不同,凡是称臣于突厥者,突厥都会送给他狼头纛,赐封号。(狼头纛,是突厥爵位的标帜)

北方群雄称臣突厥的有薛举、王世充、窦建德、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等十数人,但史书载有封号的只有刘武周、梁师都、薛举、李轨四人,受可汗封号的仅刘、梁二人,受狼头纛的也仅此二人。

所以,高祖李渊是称臣但未授封号或者拒绝接受,因为618年李渊建立的唐帝国并不是突厥可汗的册封。

此一时彼一时,识时务者为俊杰。高祖起兵太原时,如果不连突厥,必将成为北方群雄众矢之的。只有称臣突厥,才能换取太原的安全,进军关中时后方才能稳定。

李渊认识到公然叛隋不利,师出有名方可取得政治舆论的主动,所以他打着“尊隋”的旗号而实际上在反隋,他既用突厥的白旗,又用隋朝的绛旗,用来表示自己的立场,这正是他称臣于突厥却不同于他人的特殊性所在。

综上所述,李唐王朝之所以能从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到一统天下,正是由于其开始时就采取了正确的、合乎实际的战略措施。北和突厥,稳定后方,入住长安,问鼎天下,才开创了大唐盛世!

算。好就好在突厥不算一个标准国家,只是部落联盟,所以可以洗一洗。突厥大汗之下还有很多小汗,李唐本来就是汉化后的草原民族,所以可以认为李唐是突厥下面的一个部落。而且草原民族的习惯是谁的部落最强大,部落联盟就以谁的部落名命名。所以唐强大以后,西域漠北的部落只要承认李唐皇帝是天可汗,都被划入大唐版图内了。当然唐朝设立都护府,是中原王朝宣示主权的做法,和草原民族的习惯还要有区别。

如果像契丹和后晋那样,就是真的附属国了。

法理上当然算。

《旧唐书·高祖纪》对此讳莫如深:甲戌,遣刘文静使于突厥始毕可汗,令率兵相应。

听起来好像李渊可以对突厥发号施令一样,而在《太宗纪》中就承认了:

太宗初闻靖破颉利,大悦,谓侍臣曰: “朕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往者国家草创,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未尝不痛心疾首,志灭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暂动偏师,无往不捷,单 于款塞,耻其雪乎!”

既然“称臣”了,当然在法理上是属国,并不比刘武周苑君璋梁师都之流强:

《旧唐书·刘武周传(附苑君璋)》突厥立武周为定杨可汗,遗以狼头纛。……武周既死,突厥又以君璋为大行台。

《梁师都传》:突厥始毕可汗遗以狼头纛,号为大度毗伽可汗。

不过在古典时代,拳头大的就是哥,先前装孙子不算什么,只要后来能扬眉吐气,那就是能屈能伸大丈夫

不算!不辨!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