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期,60万日本关东军被苏联抓走后,受到怎样的对待?_历史全知道

  发表于

青岩来答。

《活着回来的男人:一个普通日本兵的二战及战后生命史》的主人公小熊谦二就是60万日本关东军战俘之一。今天我们就以小熊谦二的亲身经历为线索,展示一下:60万日本关东军在西伯利亚劳动营,到底遭受到苏联方面怎样的对待?

日军学生兵

用谦二的话说:自己既没有支持战争的自觉,也没有反对的想法。不知如何就随波逐流。像他这样的一般普通人,大都处于这种状态。

1944年11月20日,刚刚年满19岁的小熊谦二就被日本陆军征召,以二等兵的身份加入了牡丹江电信第十七联队。在军队驻扎地,军官与士官可以分到独立的房间,而剩下的士兵则会在“内务班”单位过集体生活。军官和士官会随时检查士兵的个人物品、信件,除了在厕所内,新兵根本没有任何隐私可言。谦二所属的电信第十七联队,有五个“内务班”,总计有一百五十名新兵。精锐部队大部分被调往太平洋战场,此时的关东军只剩下一副骨架而已。负责训练新兵的任务,大都由老兵完成。“内务班”的生活,从听到起床号开始,接着穿衣、点名、用餐、训练、打扫卫生、就寝等都有一定的规定,只要动作迟钝、枪械保养不好,或者是老兵心情不好,新兵就会立刻遭到殴打。在谦二的记忆中,没有一天不挨打。每一天的区别,就只有挨了几次之分。挨了打的新兵是不能有任何反抗意识的,一旦被视为“反抗上级命令者”,就会成为军队中的“万年一等兵”,永无任何升迁的希望。

日本军队就像一种“公务机关”,上头交代编成部队,命令驻扎于此,便依令做成文件,如果没有命令,就啥都不做。说穿了,新兵训练如果不依照命令动作就会挨打,既没有教大家要自己思考,也不期待我们思考。这种状态下如果敌人进攻,该如何应对,我们自然从未想过。

小熊谦二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调集了150万兵力,5500辆坦克,3400架飞机,向驻扎中国东北地区的日本关东军发动突然袭击。相对于此,关东军只有约70万兵力,坦克飞机总计不超过三百。苏联红军的行动完全出乎了日军的意料之外,因此前线部队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战斗措施。

谦二所在的部队是在8月9日夜里被值班军官叫醒的,全员在兵营前列队后,大家被要求把所有通讯装备、食品补给运抵安宁车站。8月10日,谦二的部队搭乘火车,到达了牡丹江车站。在牡丹江市区大概有六万多日本侨民居住,有许多人带着家眷希望在此搭乘火车,回国避难。但日本军方却完全没有安排侨民避难的想法,至少谦二乘坐的火车没有搭载任何侨民。(事实上当苏军发动突袭后,关东军就已经放弃了保护日本侨民的想法。)

8月15日,谦二等人搭乘的火车奉命到达了哈尔滨,但此时日本天皇投降的消息也已经传开。当谦二听到通知时,并不觉得日本战败关自己什么事,反而为自己不久就能见到家人而高兴。但这种心情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只能沉默着,他估计车厢内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沈阳战俘营生活。

当被正式告知日本投降后,谦二部队奉命上交了所有武器,但部队搭乘的军列还在走走停停的向沈阳进发。9月20日,包含谦二在内的所有日军俘虏全部被苏军重新编组,每一千人被编成了一个大队。此时,日军俘虏还全部沉浸在回国的喜悦当中,在被押送西伯利亚劳动营之前,士兵们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原来,日本首相近卫文磨早在七月底就同苏联政府签订了《和平交涉要纲》将驻扎于中国东北的日本军人当作赔偿的一部分,为苏联提供劳动服务。)

经过一个星期的监禁生活后,俘虏营中的日军士兵全部按编组,搭乘火车向西伯利亚进发。在集中营内由于不会补充新兵,像谦二这种新兵,就会成为“万年新兵”,永远遭人任意使唤,食物配给也会被人压榨。所以最下层的日军新兵在西伯利亚死亡率非常高。不过谦二很幸运,他在登车前染上了痢疾,被原部队如敝履般扔给了奉天第五十二大队。奉天第五十二大队全部是由体力不好的脱队士兵与日本侨民组成,军队里面上级压榨下级的习惯对于他们根本行不通,像谦二这种十八九岁的娃娃兵甚至还能得到一些侨民的特殊照顾。

艰难的旅途。

9月25日,谦二他们在沈阳北的皇姑屯火车站,搭乘了一列向北行驶的火车。就算此时,他们还在憧憬着能够在海参崴坐船,返回自己的家乡。

俘虏乘坐的货车车厢以木板隔成上下两层,每节车厢约有100人。货车屋顶上另外有木板钉成的走廊,担任监视任务的苏联士兵就在上面巡逻。俘虏的火车上没有厕所,每当需要方便时,就在火车地板的缝隙处解决。至于食物,在搭乘火车时每人领到了两公斤黑面包,一开始因为太酸,没人愿意吃。不过到了后来肚子太饿了,俘虏们也终于吃起了黑面包。铁路线上运送俘虏的火车,非常拥挤。每当前方塞车时,后方的列车就会停靠在临时车站内,补充煤炭与水。当火车临时停车时,俘虏就可以下车取水或用随身物品与当地百姓换取可以立即食用豆沙包或煮玉米。

10月10日,谦二的部队乘驳船渡过黑龙江,进入了苏联领土。从此时起,警备开始格外森严,俘虏除了下车打水外,一概禁止离开车厢。不过,乘坐的苏联火车都会配有炊事车厢,每天三顿苏军都会向日军俘虏们提供热粥。

日本战败后,苏联共带走日本士兵、满洲铁路职员、伪满洲国军警等等,总计64万余人。其中分散于西伯利亚地区的有47.2万人,外蒙古1.3万人,中亚地区6.5万人,西欧地区2.5万人,由于所在地域不同,俘虏们亲身遭遇也会有所不同。

1945年10月28日,谦二所在的部队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终点,西伯利亚联邦的首府赤塔。谦二等人被分配给赤塔第二十四区第二分所管辖,战俘到达劳动营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维修自己居住的营房。由于周遭都是严寒荒野,俘虏们又没有得到充足的食物,所以战俘在一开始的时间里过的十分艰辛。当二十多天的整备工作完成后,日军劳动营就开始正式工作了。每天早晨苏军管理员会将当地各种企业团体的劳动力需求汇总到一起,直接交代给负责分发工作的日军大队本部,然后在层层分发给各个中队、小队、分队。分队长再从二十名左右的队员中,抽调人手完成每天的工作。而当地企业会根据俘虏们的劳动强度计算薪资,支付给劳动营。当劳动营将俘虏的餐费、杂费、取暖费扣除后,就会将剩下的薪水下发给俘虏们。不过劳动营扣除的费用比较高,绝大部分俘虏是得不到薪水的。

谦二所在的第二十四分区第二分所共有两幢苏式木楼,在其中一幢比较小的建筑内,驻有劳动大队本部、厨房、医务室、食堂、苏军办公室等等机关。(苏军会遵守《海牙第四公约》,劳动营内的日本军官不仅可以免除体力劳动,反而还能得到特殊待遇。)而普通士兵居住的木楼,则更像是存储杂物的巨大仓库。谦二入驻的宿舍,建有底上三层的大通铺,每个人大概只能分到50公分左右的空间,即使肩并肩也难以容身,所以俘虏们都会头脚交错着睡下。西伯利亚的晚上,温度会降到零下40多度,宿舍内虽有一个小火炉,但因缺乏燃料,所以取暖效果非常有限。至于寝具就只有自己携带一条旧军毯,每当感到寒冷时,就和旁边的同伴紧紧靠在一起,互相用体温取暖。

在到达劳动营的前两月,谦二吃到的食物几乎都是由水和高粱、小米、大米、玉米等煮成的苏式麦片粥。麦片粥都是由日军俘虏组成的炊事班自行煮制,然后大家拿着各自的饭盒去食堂领饭。由于苏联方面并没有给俘虏提供餐具,所以饭盒就成为俘虏们活命的基础。日军配发的饭盒既有单层的、也有双层的,两者容量多少会有差异。每当分配食物时,俘虏们都会瞪大眼睛盯着,所以在餐厅之中纷争总是最多的。

日军俘虏在劳动

随着寒冬的来临,赤塔发电厂的取水渠经常会被冻结。而劳动营接到的第一个正式任务就是帮电厂挖掘沟渠,清理碎冰。像谦二这种没有技术的三百多名俘虏,就只能一直在户外进行作业。然而高强度的劳动,与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许多俘虏变得尿频甚至拉肚子。由于苏联没有屋内建厕所的习惯,俘虏就只能去零下40多度的户外解决。情况最糟糕时,有许多人会出现小便失禁的情况,所以住在下铺的人经常会被上铺漏下来的尿液惊醒。在这种情况下,战俘们开始出现病亡的情况。反观日籍军官的情况则要好很多,他们一般不会出屋,即便外出劳动,也只是负责监工,生活还算轻松。

到了1946年3月,随着冬季过去,挖水渠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俘虏们中一些具有特殊技能的人,得到了苏联方面的礼遇,开始转而担任电工、木匠、瓦匠、理发师等工作。担任技术工种能够得到较高的薪水,所以这些人能够有机会到附近集市购物。而没有技术的俘虏,也会得到去田地帮工、到森林伐木等工作。还有一部分俘虏分到了为稻米去壳,研磨精米的任务。而这些俘虏在努力完成工作之余,对出品率做了一些手脚,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大家都能填饱肚子。

气温回升后,由于俘虏们没有换洗的内衣,有许多人生了臭虫与虱子。苏联方面还特意组织俘虏们洗了一次热水澡,而衣物也被开水煮沸了一次,去除了虫害。俘虏早晚食用的麦片粥也被逐渐加入了咸鱼与美制的牛肉罐头。

苏联军官与孩子们

据谦二回忆:苏联军官与士兵对于日军俘虏一般不会随意进行体罚。假如俘虏在工作当中被当地人欺辱,还可以到自己所属的长官那里进行抗辩。从这点看,谦二甚至觉得苏联军官要比日本军官更好一些。

到了6月份,劳动营内的宿舍也通过俘虏们的劳动得到扩建。三层通铺改为了两层,随着居住环境的改善,谦二所在的劳动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死者。

秋天开始以后,劳动营里开始推行民主化进程,下午六点吃过晚餐后,俘虏们可以自由支配余下的时间。无论是玩围棋还是打花牌,都不会有人来干涉。

到了第二年冬天也就是1946年12月起,只要早晨的气温低于零下35度,劳动营就会取消当日的户外作业。

生活脱离最糟糕的状态后,大家开始在夜间举行各种文化活动。比如让曾担任北海道大学副教授的士兵讲解农业知识,开设俄语初级讲座,苏军甚至允许劳动营自行刊印《日本新闻》报。到了1947年年初,在苏联方面的干涉下,劳动营中的军官体系被破坏。所有的军官都开始与士兵一起参加劳动,劳动营中真正实现了待遇平等。到春天开始后,苏联方面又开始准许俘虏们写明信片回日本,虽然明信片会遭到仔细检查,虽然寄达的成功率不足一半,但俘虏们对于能够收到家人的回信还是充满期望。

光阴荏苒,转眼之间谦二已经在劳动营生活了三年。1948年7月下旬,苏军发布的第三批回国名单中,终于出现了谦二的名字。

谦二归国的行囊准备的相当简单,他对于自己能够回国,内心非常喜悦。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也都不在留恋。只有那事关生存的饭盒,一直被谦二紧紧的抓在手中。

据战后资料披露:小熊谦二所在的第二十四区第二分所共有日籍劳动人员500人,死亡约有45人,占收容总人数的9%。而苏联一共拘留了日籍劳动人员64万,在此期间死亡人数约有6万,占总收容人数的9.3%左右。从这一角度看,其他劳动营的总体情况应该与小熊谦二所在的劳动营差距不大。

日籍战俘为什么会在西伯利亚劳动营中出现病亡的情况?

第一条,苏联方面对于接收战俘一事,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

由于苏军俘获日军战俘高达64万人,而他们将要前往的西伯利亚劳动营,自古以来又是人烟稀少的苦寒之地苏联方面虽然为日军战俘预留了住宿所需的建筑,但这些建筑明显没有经过整修。西伯利亚的严寒中,战俘们没有足够的燃料、食物、被褥等生活必须品,体质稍差的人,自然难以挺过第一个冬天。

第二条,苏联方面并没有认识到西伯利亚的严寒会让这么多的日军俘虏因此丧命。

在日军战俘到达劳动营后,苏军曾经为他们配发了日军制式的防寒衣物与防寒靴。但这些防寒装备在西伯利亚的严寒中,根本不够保暖。无论棉衣、棉裤、军鞋、帽子,日军的冬季军服跟苏军装备相比,防寒效果都要相差不少。令人挠头的是,苏联方面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第一年的户外作业中,有大批的日军战俘出现严重冻伤。在缺医少药的西伯利亚,严重冻伤足以让许多俘虏丧命。

第三条,在军官、士官、老兵的压榨下,新兵在第一年的阵亡率非常高。

在西伯利亚劳动营中,苏联政府奉行战俘之间的自我管理。如果是依照原部队编成进入劳动营的部队,劳动分配与粮食分配的权利全部掌握在旧时军官手中,下级士兵特别是新兵在承担最大的劳动强度时,却只能分到很少的食物。新兵阵亡率居高不下,也就不难理解了。

以小熊谦二的亲身经历看,苏联方面最起码并没有刻意的虐待日军战俘。日军战俘在劳动营的生活水平,明显呈现出一道从低到到高的曲线。其实这与苏联国内的实际情况,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二战结束时,苏联虽然是战胜国之一,但西部工业区与乌克兰产粮区因德军占领后采取焦土政策而受损严重,所以经济情况也处于极度窘迫之中。再加上在卫国战争中牺牲了900多万红军战士,他们家中的父母、妻儿也急需国家提供救济补助。这又让本已不堪重负的苏联财政更加雪上加霜。在西伯利亚有许多家庭,完全是家徒四壁,房内没有任何家具,大人小孩没有换洗的衣服。在隆冬季节,只能睡到泥土地面依靠壁炉中的柴火,挨过冬天。与他们相比,日军战俘可能还会更加幸福一些。到了战争结束的第二年,苏联财政困难稍有缓解,日军战俘的各项生活指标就即刻得到改善,死亡率更是降到了极低的水平。我们不妨做一番比较,大家就能对苏联方面的努力有一个更为直观的了解。在二战当中,德军共俘虏苏军士兵570万,应在前线遭虐杀或因在战俘营中服劳役而身亡者约300万,死亡率高达5成。另一方面,遭苏军俘虏的德军士兵约330万人,其中因服劳役死亡约100万,死亡率高达3成。而在战争期间,日军更是不把《日内瓦公约》放在眼中,在各个战场烧杀抢掠,被随意处决的战俘更是难以计数。

我的观点就是,苏联方面在管理日军战俘方面虽然有许多有欠妥当的地方,但本质上并有对日军战俘进行刻意虐待。这一点应该得到大家的承认。

说实话,以熊爷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人的个性来看,他们其实对那些被强迫劳改的鬼子算不错了。不是熊爷心肠软了,而是和三德子这场大火拼后男人死的太多,劳动力实在不够用,全指望这帮鬼子出菜呢。别看现在那群被西伯利亚拘留的鬼子哭天抢地的,比起他们在中国的行径,熊爷真的算人道了。

这事儿得从熊爷向日本宣战说起,别看毛熊伏特加灌多了就变成二货。其实他们不喝酒时候也坏的冒油,他们卡在《苏日中立协议》到期那天照会日本驻苏联大使,跟鬼子宣战,然后把鬼子的通讯和电力全给断了。实际上就等于是不宣而战,然后150万人组成的钢铁洪流直接把东北的鬼子给淹没了,抓了一大堆俘虏。

后来鬼子吃了两颗大蘑菇投降了,又一堆鬼子跟熊爷缴械。于是熊爷就又开始冒坏,骗这群鬼子说要送他们回家,就用火车全给拉走了,而且还振振有词的说,是回家啊,我们的确回家了啊!谁跟你们说回日本了?那群被抓的鬼子只能表示,熊爷你说的好有道理,我们实在无言以对,只是你不觉得你现在堕落了吗?你当年是一只多耿直的熊啊?跟鹰爷混了几天怎么就成了这个操行?

关于这群鬼子的总数量其实是有争议的,鬼子自己统计是57万多,熊爷这帮死心眼的二货统计出来是62万,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鹰爷则认为是76万。反正不管怎么说吧,这帮鬼子被分别送到了西伯利亚、乌兹别克斯坦等地当苦力,主要从事修铁路、修大坝、砍木头,还搞基建盖房子什么的。因为运力不足,很大一部分是徒步走过去的,熊爷的口号是掉队视同逃跑。熊爷对逃跑的处理方式只有一个——管杀不管埋。

还是那句话,熊爷自己都不拿自己当人,拿这群鬼子更不可能当人看,只是为了免费劳动力必须让这群人渣活着而已。他们压根没想到能抓来这么多人,物资方面就没准备充分。首先就是房子不够用,没关系,熊爷家那阵子啥都缺,西伯利亚就不缺树,砍点木头造木屋就是了。你说啥?木头屋子扛不住零下40度的极寒?屋子抗不住没事,你们能抗住就行。炉子倒是有,不过是烧木头的。为啥不烧煤?有煤谁烧木头?这不是没有嘛!战俘要有战俘的觉悟,要求那么多干什么?于是这帮鬼子每天早上起来都一脸黑灰,跟TM印度阿三长一个德行。

干活劳保用品是一律没有的,铺铁轨也上手抓,在寒带呆过的人都知道,极寒天气下手上一旦有点水碰到金属上就粘住。一般正确的办法是不停倒热水上去,直到脱离。惜哉,熊爷没那么充沛的燃料烧水,通常的处理方式非常熊爷,只要对着铁轨猛踢一脚即可。至于带下来的皮啊、肉啊什么的统统无视,不是还能再长嘛!

吃的倒是还不错,起码三餐是有区别的。早餐喝汤,还给一块重达150克的黑麦面包,至于里面有杂草什么的是不可避免的。为了让这群鬼子吃饱熊爷也是费尽心力,据说那面包得上斧子才能劈开,足见货真价实。午餐更不得了,连维生素都照顾到了,两个圣女果煮的汤加大豆饭,你没看错,是大豆饭,虽然只有一饭盒盖,但好歹也是干的吧?比当年你们对华工公道多啦!至于晚餐简直可以用丰盛来形容,熊爷居然给鬼子吃肉你们敢信?240克的燕麦饭盖浇鱼肉沫或者猪肉沫,这帮鬼子是去度假的吧?熊爷你这样不够苏维埃啊?不都说苏维埃敲骨吸髓,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的嘛?

不得不说所谓的昭和男儿也就那么回事儿,在熊爷这么无微不至的关照下,他们居然严重的营养不良并且还得霍乱和痢疾之类的病,一筐一筐的死翘,这简直太不大和民族了。熊爷继续给他们苏维埃关怀,让女医生给鬼子体检,居然还允许他们洗澡,只求他们留下小命把活干完。

最后熊爷看鬼子这么前赴后继的死也不是个办法,倒不是良心发现,干浪费粮食不出活的苦力谁TM要啊?正好1947年和日本恢复了外交关系,熊爷开始逐渐把这群苦力放回日本,截止到1956年共释放了47.3万鬼子回家。其他的到也不是全挂掉了,一部分被熊爷送到隔壁公鸡形状那家伙那儿了,比如溥仪他们。另一部分更TM搞笑,众所周知鬼子属于越虐越舒服的贱货,一些鬼子被苏维埃关爱之后居然赤化了,他们非得跟着熊爷混,死也不回日本。

熊爷原地自爆以后,大毛接手了家底,他们在2009年给了鬼子一份苦力死翘名单,名单上一共41000多人。鬼子自己统计是死了60000多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鹰爷继续跟着起哄,他们统计出了34万人的死亡。大毛能说啥?反正被当纳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爱咋咋地。

总结起来,其实熊爷真不算往死里虐这群鬼子战俘,都没有澳大利亚玩的狠。声明在外的西伯利亚古拉格大酒店里鬼子干活地方也不远,收拾他们还不是跟玩一样?但也得说这不是熊爷心肠好,毕竟是壮劳力,稀缺资源啊,都弄死了谁干活啊?我就想不通,鬼子怎么就有脸现在管熊爷要苦力钱?先把华工苦力的钱结清楚了再舔脸出去要钱好不好?刀扎自己身上知道疼了,当年被你扎的人呢?

大概因为是败的太干净利落,苏军和日军之间也没什么仇怨,因此没有特意的虐待日本战俘,不过因为生活条件差、环境恶劣,所以日本战俘还是死了10几万。

苏联对日本开战是1945年的8月8日,此时的日本已经穷途末路,关东军也多次被抽调走主力师团去太平洋战场和本土,虽然还有70多万部队,但是训练、装备都不足,战斗力很差,所以苏军发起进攻以后,关东军立刻土崩瓦解,大部分士兵直接当了俘虏,和太平洋战场上动不动就全体玉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这对于日本战俘来说是个意外的好事,因为战斗过于顺利,苏军损失轻微,所以对日本战俘就没有太多恶感。因为战争期间损失了太多人口,苏联国内劳动力匮乏,因此苏军带走了60万日本战俘回国充当苦力,主要是在西伯利亚等荒凉地区负责伐木、修路和开矿等重体力活。

二战后苏联国内物资也严重不足,本国人的饮食也得不到保证,这些战俘的伙食更是糟糕,加上刚来的时候住所也比较简陋,干的活又耗费体力,因此第一年日本战俘就冻死了好几万。不过随着慢慢适应了环境,加上居住条件逐步改善,此后日本战俘的死亡率就下降了不少,在之后的几年陆续有10万日本战俘死亡。到最后被释放时,还有45万人存活。

平心而论,这个死亡率在二战各国战俘营里并不算太高,而且日本战俘初期生活条件恶劣并非是苏联人故意刁难,只是当时实在没有条件而已,毕竟苏联也不是请他们来做客的,没有招待他们的义务,所以苏联对日本战俘已经算很客气了。

1945年8月9日,150万苏联红军出现在中国东北,向盘踞在此的日本关东军发起突然袭击,接近60万的关东军迅速缴械成为俘虏,这些日俘像苏联的战利品一般,被押送到了苏联的西伯利亚、远东、哈萨克等边远地区的的劳改营中强制服苦役,直到1956年日苏两国政府回复关系正常化,11年里,数万俘虏在苏联各个劳改营死亡。

苏联人对待日本战俘毫不客气,接近60万的关东军俘虏被运送到苏联各地。当时,刚结束战争的苏联仍然处于战时体制,因此按照一贯的战俘处理办法,大量的日军战俘被运送到各个需要的地方进行“劳改”。从西伯利亚身处的厂矿、到需要重建的列宁格勒,当时的战俘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对于苏联而言,都是这个待遇,以及说是战俘,不如说是免费的劳动力。

关东军的首批战俘在1945年11月被送到苏联坦波夫州。这个地方属于伏尔加河流域,是整个苏联在欧洲最好的区域,黑土区最好的农业基地,分配到这里的战俘,也算比较幸运了,没有去寒冷的西伯利亚矿洞没日没夜挖煤......

这一批大约5000人的战俘当然不可能是普通士兵,大多是军官和士官。他们只是被解除了武装,身上还可以保留不少个人用品。当时刚刚经历了战火的苏联人民日子也不好过,战俘们刚下火车站,就被疯狂的苏联人民冲上去扒个精光,连秋裤都没有放过。

但绝大多数的战俘都被送到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这些战俘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当时的西伯利亚地区,虽然没有怎么经历战火,但是苏联刚打完二战,也是一穷二白。西伯利亚的交通条件极其恶劣。当时负责押送日俘的苏联人连哄带骗地说:“你们坐上火上,很快就可以回国了。”

战俘们坐在闷罐火车里摇摇晃晃,一天一天地长途跋涉,最后火车也没得做,只能靠徒步行军和卡车运输了。

当战俘们看到一片大海的时候,许多人热泪盈眶,以为只要过了海就能回到日本了,但是看到人家苏联人拿起大锅子舀起“海水”时,才发现这特喵的是淡水,水边就差一块牌子写着:贝尔加湖欢迎你!

事实上这里的战俘虽然生活条件比较恶劣,但是也并没有受到苏联非人的待遇,起码生存是能够得到保障的,只是比较惨而已。每日的工作量比较大,身体比较壮的分配去做最重的活,以此类推,瘦骨嶙峋的也就从事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苏联人不会让每一个战俘轻易死去,但也会在他们死去之前将他们的剩余价值剥削干净。

做战俘就要有战俘的觉悟,毕竟苏联没有搞什么毁灭人性的大屠杀,劳动改造虽然重了些,但这也是作为挑起侵略战争的代价!

虽然日本战俘们长期宣传在苏联遭受到了不人道待遇,但60万关东军并没有像他们后来说的那样死在了苦寒的西伯利亚。日本政府声称最少死亡了十多万,起码二十万,而苏联官方宣称是55000人。

当时在中国东北和北朝鲜地区被被解除武装的日本关东军被苏军强制以徒步行军的方式向各主要城市集结,以每1000名左右的日本兵编成作业大队以铁路运输的方式输送到西伯利亚的各个收容所,先后组建了约570个作业大队,由此可以得出被苏联押往西伯利亚的日军人数在60万左右。

这些送往西伯利亚的日本作业大队基本就是从事各种劳动工作,如伐木、修建公路和铁路、采矿等体力繁重的劳动。这些日本兵只能得到非常有限并且粗劣的给养,这导致许多日本兵由于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而患有各种疾病,苏联极少为他们提供医疗资源,再加上西伯利亚本就恶劣的气候条件,许多日本兵没能熬过这段悲惨的时期,有的收容所死亡率达到60%。

事实上日本关东军在西伯利亚的劳动时间并不是太长,从1945运往西伯利亚开始,在日本政府的斡旋下,苏联从1946年12月便开始了对关东军的遣返工作,一直持续到1950年5月。在这前后不到5年的时间中,从西伯利亚活着回到的日本的日本人在47万人左右,也就是说这60万日本人在西伯利亚死亡了13万人左右,占总数的21%。另外有2467人因犯战争罪和其他理由被留在了苏联。

日本历史学家将这60万关东军的遭遇描述为是日本民族史上史无前例的苦难,每每看到这句话就觉得可笑。这些日军在中国土地上制造了多少惨剧,是日本关东军遭遇的十倍百倍苦难。即便连南京那样大屠杀也被日本历史学家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而他们反过来却对苏联对他们的虐待大加申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真是无耻之至!

对于60万日本关东军的西伯利亚悲惨的遭遇,我们只能说:这是你们应得的!

关于二战后期日本关东军的遭遇和结局大狮曾写过几个长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在我头条号中找寻来读。既然今天再次遇到这个问题,就简单说上一说。

话说二战结束后,那些昔日的侵略者再无往日威风,穷凶极恶的关东军也变成了外表温柔的绵羊。我们虽然善待他们,但是苏联人却坚决不允许。就这样,近代史上浩浩荡荡的西伯利亚大运囚展开了。究竟有多少日军战俘被源源不断运往西伯利亚以及其它苦寒地区呢?日本给出的数字是近60万,而这个数字苏联坚决不认可,他们坚称自己很“善良”,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少了那十几万不知道自己死到哪里去了,跟苏联人没关系。

关东军战俘分批次被运往西伯利亚,一路之上挤在密不透风的闷罐车中,只能坐或站,而不能躺。食物由日本人自己解决,每个士兵会分到几个饭团,吃没了就饿着。每个车厢内有两个切割开的汽油桶,用以呕吐和方便,里面的秽物满溢,却无法清理,这种环境简直糟糕透了。在空气稀薄充满恶臭的车厢内,每天有人死去,或者变疯,或者自杀。更糟糕的是没经过一个车站,苏联押运员会要求战俘下车透风并清点人数。车站上提前挤满了当地人,日本士兵只要一下车,他们就会蜂拥而上,抢夺士兵的私人财物,而日本士兵却不能也不敢反抗。这种“打劫”在到达西伯利亚之前要经历好几次,往往到了目的地,除了身上的衣服外,什么都没有了。

到了目的地后,会被分配到矮小拥挤的木屋内,里面有个大炉子可以取暖,但燃烧物要自己找。你坚决不会想到士兵们会烧什么?他们会烧“人”。

那些因病或者不堪折磨或因其他原因死去的士兵,会被脱掉单薄破旧的军装后,整齐的码放在战俘营的角落中,他们要完成一项巨大使命,那就是为活人取暖。士兵们将其称为“柴火”,如果需要“柴火”,因为人体具有油脂的缘故,他们很好烧。活着的士兵开始觉得恐怖和恶心,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但必须每天祈祷自己不要变成“柴火”。

除了每天的劳动之外,还要学习苏联的红色思想,还必须要检举和揭发同屋战友,苏联人要求他们从思想上彻底改变。士兵们变得不和睦,哪怕是曾经的好朋友也会笑里藏刀,大家为了个人利益而相互检举,不少人被苏联看守带走,回来时经常遍体鳞伤,有些直接成了“柴火”。

当然,许多成功被“改造”的士兵也得到了不错的回报,他们成为苏联看守的盟友,负责看管那些“改造”不积极的人。并且有些人跟当地女性结婚,或者成为女性看守的情人。当战俘大遣返的时候,许多人坚持留下来,不少人已经组成了家庭,并且有了孩子。

令人感到忍俊不已的是,日本政府根本不愿意接收这些战俘回国,起初以各种方式拒绝他们被遣返。最终在美国人的压力之下,日本政府才打开国门,“欢迎”他们回国。不过这些人回国后,正如日本政府事先考虑的那样,他们很多人不消停,直到70年代后期,他们还到处搞事情。甚至出现了大量“赤军”,跟日本政府作对。

以上就是大致的故事,其中许多许多细节无法一一列举,只能大致简短说一说。如果有兴趣,而且懂日语,可以购买几本西伯利亚战俘回忆录看看。NHK电台通过十几年的采访也制作了几部纪录片,其中采访了健在的一些老兵,并且到西伯利亚曾经的战俘营实地采访拍摄,还采访了那些留在西伯利亚仍健在的老兵。笔者最初看到这些故事正是通过《引き裂かれた歳月 証言記録 シベリア抑留》这套作品。有兴趣的朋友自行找来看吧。

四种死法,直接干掉了30万,剩下的下场也比被日本人抓走的中国劳工好不到哪儿去,如同掉下了十八层地狱,只可惜不是中国人干的

苏联红军攻下了中国东北,驻守的关东军直接被击毙8万,俘虏近60万。苏联人不像中国人讲究以德报怨,不像中国不仅不要赔款,还释放战犯。这个时候经历二战大消耗的苏联也是劳动力紧缺,怎么会放过这免费的几十万劳工!

斯大林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全部运到西伯利亚去挖矿、伐树,这叫进行劳动改造!最后这些战俘直接死亡近30万,剩下的菜能回到日本国内。

日本战俘的的死亡方式主要有四种:

首先就是冻死,西伯利亚气候严寒,战斗民族自己都不愿意去。而战后物资短缺,他们更不可能给日本战俘发多少御寒的衣物,所以在他们被运往西伯利亚的途中,就有大批人被冻死。到达目的地后,苏联人也没有为他们准备御寒的集中营,又冻死一批。

再就是饿死了,大批青壮因为战争死亡,种地的越来越少,苏联老大哥也严重缺粮。所以就像影视剧中演的日本人对中国战俘和劳工一样,每天都吃不饱还要干重活,又累死一批。

然后就是累死了,苦活重活累活自然是都由日本战俘来干,一天让你睡五六个小时就够了,不累死才怪!

最后就是被处决的了。《日内瓦公约》本就不适用于这些丧尽天良的日本兵。在前往西伯利亚的途中,掉队的人就被枪毙了,在集中营不服管教、偷奸耍滑的也是被枪毙的命运。

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这些在中国犯下滔天罪恶的人,收到了应有的报应,只可惜还有那么多战犯被委员长阁下释放了,到现在还有日本右翼不承认侵略中国的事实,只有祖国强大了,才能保护我们的家园和兄弟姐妹!

1945年8月9号的当天,苏联突然调动一百五十万士兵袭击驻扎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而日本军士气尽失根本无法招架,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一战苏联军直接就打死8.3万日本兵,剩下的全被抓了起来,总人数约近60万,因此号称战力超强的日本关东军迅速瓦解,最终这批多达60万人的日本战俘则被有序的押回了苏联本境。

二战时期的日本作为法西斯国家之一,对我国进行了长达8年之久的侵华战争,日军在我国土地上对我国军民进行大肆屠杀,这是血与泪的教训。二战结束后那些昔日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战区受到了了善待,但是苏联人却坚决不允许,对于这些杀人的日本刽子手,苏联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就对这些俘虏进行劳动改造,对于那些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的关东军来说才是噩梦。

 关东军战俘分批次被运往西伯利亚,一路之上挤在密不透风的闷罐车中,只能坐或站,而不能躺。食物由日本人自己解决,每个士兵会分到几个饭团,吃没了就饿着。每个车厢内有两个切割开的汽油桶,用以呕吐和方便,里面的秽物满溢,却无法清理,这种环境简直糟糕透了。在空气稀薄充满恶臭的车厢内,每天有人死去,或者变疯,或者自杀。更糟糕的是没经过一个车站,苏联押运员会要求战俘下车透风并清点人数。车站上提前挤满了当地人,日本士兵只要一下车,这些日本兵在火车上都携带有自己的随身行李以及财物,但是刚入苏联国境就全被路边的苏联百姓给冲上车厢团团围,而手无寸铁的关东军士兵根本不敢反抗,结果他们的行李就被众人哄抢一光,甚至有的士兵连帽子、大衣、裤子、鞋子都被苏民抢去。

当初斯大林为了抵抗希特勒的疯狂入侵,所以调动了最大劳动力去支援战争,这使得战后的苏联,人口调零劳动力紧缺,而这60万日本战俘刚好能够补充苏联空缺的劳工力,所以斯大林就想利用这批战俘来快速恢复苏联的经济与国力。苏联方已经专门修建好260多个战俘集中营,共划分2213个战俘所、180个医院以及近400支工作监督队伍。

据幸存下来的这些俘虏回忆,苏联人将他们分为多个1000人一营的劳动营。每天的工作就是各种高强度的粗活累活,累是其次,寒冷却成为了这些俘虏首先就要面对的一道难关。日军很多俘虏不能适应西伯利亚的严寒,因此仅仅头一年,这批日军俘虏就死了大约五万人左右。事后日本政府向苏联索要这些死亡俘虏的尸骨,苏联方面给了日本一船骨灰,原因是大部分的俘虏尸骨被做成了用作他途的材料。

这些俘虏中还有着很多的日本女兵,这些女俘虏的下场比男的还要惨。她们白天也做着高强度的工作,到了晚上的时候,还要沦为苏联军队泄欲的工具,这比男兵更加痛苦,很多女兵受不了身心的双重折磨,纷纷选择自杀了,只有极少数的女兵活了下来。很多女战俘都死在了西伯利亚,后来回到日本国内以后,这些日本士兵们回忆西伯利亚的时候都是用地狱两个字来形容。

根据当时的晨报表明,当年被带到苏联劳改的这批日军俘虏大部分都死掉了,在苏联和日本建交之后,苏联才归还了剩下的俘虏,并他们放回了日本。但是最终回到日本国内的只有四十几万人,剩下的都死在了西伯利亚。不得不说,对待残忍的日寇就应该使用一些强硬的手段,对他们太好,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小小小百科全书观点!

二战时期实际上有很多国家都存在虐俘和杀俘的事情。比如德国,德国虽然是“日内瓦条约”的缔约国,而且德国的军纪还是相当严明的。但是他们对苏联人除外。苏联人呗德军俘虏之后往往会受到虐待甚至杀害。当然了美国也是不逞多让的,由于日本主动挑起战争,所以美国普遍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日军被美军俘虏之后往往会遭受残忍的虐待。当然他们和苏联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苏联人可以说是嗜杀成性。二战时期苏联不仅杀俘虐俘,甚至就连盟友都杀,自己的国民在必要的情况下也逃不出苏联军队的屠杀。真不知道还有谁是苏联不敢杀的。

二战后期苏联派军进入东北进攻日本军队。要知道当时的东北不仅有日本军队,还有着为数众多的日本农垦军团。当苏联人打到东北的时候,当时的日军就到处找中国军队投降,而农垦军团的日本女人就找当地的中国人结婚。因为他们知道落入苏联人手里不仅会受到侮辱,而且还真正可以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苏联军队向来都有虐俘的传统,这一点日本人深有体会。

但即使如此,苏联军队在战争后期还是俘虏了60万左右的日军。苏联可不愿意当烂好人。在刚开始的时候,苏联是竭尽所能的虐待这些日本人,甚至成批的屠杀他们。原因也很简单,或许是因为床位不够,或许是因为食物不足。反正日军俘虏就是时不时的被杀掉一批。后来苏联方面觉得杀掉这些俘虏太便宜他们了。所以把这些俘虏当成苦力在苏联境内进行劳作。这些俘虏往往被派到最残酷的环境中工作。甚至苏联人要求他们的极度恶劣并且缺衣少食多环境下工作,这就导致由于初期的安排不妥善导致很多日本战俘死在劳动过程中。据统计,被派往西伯利亚地区的日本战俘,在第一个冬季,就有5万多人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生命。而当时的西伯利亚集中营被日本俘虏称之为“地狱”。

当时也不是没有日本俘虏从集中营逃跑。西伯利亚冬天酷寒,零下30摄氏度是家常便饭。很多逃跑的人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和可以御寒的衣物在面对寒冷的无边无际的西伯利亚平原之后,又无奈的回到集中营。而回来之后迎接他们的是残酷的责罚。基本上逃跑的人要么是冻死饿死。要么就是回来被虐待而死。所以最后日军俘虏也麻木了。后来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苏联与日本之间也达成了一些和解,而与此同时苏联也在慢慢的遣返一些日本俘虏。直到最后回到日本的俘虏差不多也就30万左右。也就是说69万俘虏中有一半死在了寒冷的西伯利亚。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日本对俄罗斯都十分害怕的原因。阴影已经深深烙印下来。不由得日本不害怕。

感谢阅读。喜欢的朋友请关注转发支持一下。欢迎大家留言探讨发表自己的观点。

近些年,陆续有史料披露,1945年苏联俘虏了60万关东日本军,在中国东北被短暂羁押后,被分批运到远东和西伯利亚的上千个战俘营做苦役。

当时交通不够发达,很多日本战俘经过千里的铁路公路混合运输外加徒步前进,在“掉队一律枪毙”的口号下,死在路上的日本兵不在少数。

在欺骗中,日本兵信以为真的来到了“俄罗斯日本海边”贝加尔湖,自此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苦役。

《日俄关系中的战俘问题》的书中提到,苏联当局没有做好接收60万战俘的准备,以至于住房不足、冬衣紧张、粮食、药品匮乏,日本战俘在这样的条件下进行采矿、修铁路、伐木、挖河道的重体力工作,战俘营中一直有较高的死亡率。

据史料记载,约有10万战俘死在远东战俘营中,但是苏联当年承认的只有5人。

非常有趣的是,一名生还日本战俘老兵回忆说,当年看守他们的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苏联女兵,人高马大的,妃常凶悍,丈夫大多在战斗中牺牲了。

该日本兵因为相貌出众,被女看守带到房中行鱼水之欢,自此之后女看守经常以“打扫卫生”为名召该兵进行生理服务,很快便身体孱弱,便向女看守说明情况,写了一份说明,因此活了下来。

美国人写的一本书《菊与刀》中讲了日本民族的特征中既有柔弱、也有残忍,这一点在二战中日本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时我们也要时刻警惕这朵菊花再次变成凶刀的一天。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